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2年4月29日星期日

428老鼠屎對催淚彈的邊際效益

先聲明,這篇文章可能讓你不舒服,只是寫下我所見,不是為了想紅。
小小力插我就好了。>.<

記得高中的經濟曾經念過“邊際效益遞減法則”,它是只人們對事物的要求或渴望,會隨着擁有程度而減少,包括對任何事物。
比如,我再怎麼愛吃麥當勞的漢堡,在吃了第一粒後,還是想吃。可是第3粒,第4粒...我對漢堡的邊際效益逐漸遞減。

428這天,我站在採訪最前線,目睹一些老鼠屎,不斷挑釁聯邦後備鎮爆部隊,怒罵、丟水瓶、做出不雅手勢。他們似乎對那些催淚彈和水炮很感興趣。

結果是真的,他們擁有魔幻的號召力量,可以號召出席者回到MASJID JAMEK車站下,繼續和鎮爆部隊對抗。
此刻,我質疑的是為何人家要你走,你不走?


當然,我不認同FRU追到獨立廣場外。

在來來回回的對侍,射出數十顆的催淚彈,幾十公升的水  後,他們的邊際效益開始遞減,人潮散去。鎮暴部隊“虐待”的邊際效益也好像遞減,可能發出催淚彈的次數達到KPI了吧?

我昨天都站在警察和FRU里面,看到出有人尝试抬起围篱,他們開始對獨立廣場的水  車感興趣嗎?到底你們是來靜坐,還是期待水泡和催淚彈?

此時,淨選盟的人不斷地要求靜坐,卻沒有人理會。甚至神奇地把圍籬踩扁。警方可是警方仍无动于衷,最终被净选盟的人阻止。

很遗憾没有一个受访者能告诉我8大诉求,甚至说要杯葛中国报和星洲日报,反问他们这不和“公平接触媒体”的诉求矛盾吗?他们无法回答我。

害群之马在安華高喊口號後,變開始硬闯围篱,坐在地板的我也跑到FRU後面,到了獨立廣場,沒想到警方竟然落荒而逃,还承受怀疑是没有成功发射的催泪弹,OWH!! 好辣!好咳!

我提供牙膏和盐巴給部分警察,就因為他們也是人,當然,我也大聲的問“為什麼要打逮捕者?你們有什麼權利打他?”

看見東方的佩儀因為辣痛而蹬腳,只能幫她塗牙膏。媒體人,辛苦了!

看见警察如何吆喝出席者和媒体收起相机,我也被强烈要求撤退,我只回应大家都在工作,你逮捕我,其他同行也会让你红的。 
“Please do not care about us! we will protect ourselves!”
這句話是要大聲的說,而且很大很大聲,皺起眉頭,但不可以有生氣或發爛砸的樣子,不然會被逮捕。

再來就是在車站下,在幾輪催淚彈來回之後,FRU似乎不夠,只能分散,往敦霹靂路和馬六甲路分散活力後,指揮官來個“欲擒故縱”,集合在一起。

此時遠距離外的集會者,重新靠近FRU,SEE...上鉤了。

萬能的警察也開始用“丟擲”的方式,將催淚彈仍向人群,對,是扔的。因為沒有聽到任何爆破的聲音。

這樣一來一往,搞得媒體也累了。我也隨FRU回到獨立廣場。

靠!好壯觀,警察、交警、市政局官員都聚集在獨立廣場,並排的車輛,讓我以為是什麼國慶日的彩排。

朋友問,為何就是不肯給人們在屬於人民的獨立廣場靜坐?為何LRT站關閉?10萬人要怎麼撤退?為什麼要用水炮和催淚彈伺候?

這麼多的問題,我只能回答,為何連主席安美嘉宣布不會破壞圍籬,只會靜坐的時候,卻有人當耳邊風? LRT站關閉是另外一回事情,你準備出席,不是應該預了嗎?當時許多店也關閉。

要知道,如果10萬人湧進LRT,整個LRT系統癱瘓,甚至釀成悲劇,又是推到執法人員身上?這不是雞和雞蛋的問題嗎?

安美嘉2點半宣布結束,老鼠屎在3點硬闖獨立廣場,回擊行動才開始。直到4點半,人群還是不肯散去。

為何就是要正中國陣詭計?關於那個警車事件,我看了很多角度的短片,很好奇,為何要破壞警車?不是來靜坐的嗎?破壞了擋風鏡,才釀禍的,不是嗎?

對不起,我沒有為任何一方背書,我只是写出我所看见的,多數人不愿了解为何会发射催泪弹,而是一味怪罪警方如何“伺候”出席者。

还好回到公司有一群可爱的同事,化解一天的疲惫。

3 条评论:

ayumi 说...

赞!我有同感... 我们不需要暴民...

G_10 说...

言簡意賅
精闢絕倫

我們要乾淨的同時
是不是也看看自己是否已變得骯髒

JuNQiN 俊欽 说...

謝謝你們!我只是寫出我看到的而已。
本人今日也在面子書SHARE了那個始作俑者的照片,只是SHARE的人很少,是不是那些人不願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