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導火新聞線》—— 在點擊率的大海中浮沉

9月1日的“記者節”,是港劇《導火新聞線》改拍成電影的上映日期。

曾幾何時,連續劇中的劇情是每一天放工回家迫不及待追看的命脈,一切只因為自己身處的行業和劇情頭太多太多的相似之處,包括採訪節奏、追求獨家、搶點擊率、獨特角度,當然劇中的新聞自由度始終是大馬新聞自由望塵莫及。

這部戲一開始就有算是濃縮交代的連續劇“精華”和人物介紹,但不知為何看到配角王子在連續劇中遇刺身亡,有些莫名的心酸,還有輝爺在天台難過不已的時候,阿咩用王子去激勵輝爺那段也同樣覺得感動。

這次的故事以時間軸來交代劇情發展,除了讓觀眾緊貼高低潮外,或許也讓同行走出電影院外,如同經歷了一次重大的採訪事故。

更多的劇情其實無需再透露,想知道就自己買票進場觀看。



然而,《導火新聞線》對大馬媒體來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舉例,新聞自由度、“總字輩”的指令、同事間的默契、同行間的競爭、受訪人的肚量等等都和大馬媒體現況大大不同。

電影帶出了時下為了搶快而不惜一切奉獻現場狀況給讀者的情節,其實在大馬媒體常發生。例如在未經求證之下就發布消息的媒體,一般上賺了點擊率,賠了準確性。但站在某些館方,準確性似乎不比點擊率重要,反正現在有個button叫做“ EDIT ”,一切都可以挽救。

在電影的最後一部分,當大家陷入谷底之後所打出的一場逆轉勝,正正是媒體應該學習的。

在第四工業革命的現代,加上社交媒體的發達,早在一入行的時候就有前輩提醒我,紙媒就快沒落了,趕緊轉型或者轉行。那時涉世未深的我,於是每次都盯著害怕被罵的心態採訪,同行有我也要有,反正就是不要輸就對了。

過了幾年後,現在的我(依舊涉世未深),骨子裡始終是叛亂分子。認為從我的角度、我的筆、我的鍵盤,就應該決定要給讀者看什麼。當然,我可以如劇情那種,編造故事騙HIT RATE給讀者,為公司盈利。

不過至今都非常認同,不應該讓點擊率和讀者牽引我的方向,而該讓讀者知道我在寫他們應該知道的事情。

作為普通組媒體,時下新聞和時效性永遠並存,除非你想策劃比較有意義性的專題式報導,否則都是立刻進行。但哪一類的專題式報導,才是“總字輩”和讀者BUY的,始終無法讓你說了算。

所以,叛亂的我到這一刻為止,都認為我只寫該給讀者知道的事情。但也因此和上司屢次出現火花。得以繼續生存,終歸上司就事論事的優點,而非斤斤計較。而且,現在讀者只要重點,冗長和沒有爆炸性的新聞不再吸引和他們無關的眼球。

(扯遠了),點擊率,無論是觀看率或者轉載率,其實都可以讓一個媒體工作者腎上腺素飆高、瞳孔放大、自豪和自我膨脹的心理隨之而來。而網民的留言也可以讓你開心地吃不下飯,也可以生氣跺腳錘案。




能將點擊率轉換成盈利,絕對是利益可取之處,畢竟換作自己坐上總字輩的位子,贏就是唯一的目標。但點擊率不應該凌駕於主導新聞的方向,莫非如劇中所言,是不是為了點擊率,什麼都可以做?

如果真的什麼都可以做,的確印證了電影中的那句話—— Stay Hungy。後來,女主角在打完仗的時候點出媒體良知,Stay Hungry的完整版,是來自《地球产品目录》的创始人和主编 Stewart Brand所寫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意即“求知若飢 ,虛心若愚。

但曾幾何時,我也羨慕有一天媒體可以有自己的風格,並演變成一種具有權威性的刊物,即使是1天只發布5則報導,都讓讀者能掏錢訂閱。

“當一名重要的異議分子在異國遭逮捕時,我們會寫一篇頭版新聞;而當10萬名女孩常態性地遭到綁架及被非法賣到妓院時,我們甚至認為這不是新聞。

部分原因在於,我們媒體往往善於報導特定日子發生的事情,卻疏於報導每日常態性發生的事情。” — 摘自《Half the Sky》 by Nicholad D Kristof.


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傾向於“讀者愛看什麼”,而不是“該給讀者看什麼”.

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提早州選是束縛非解套

紛擾之後,林冠英廉價購屋的課題最終變成檳城或舉行州選而取代。 今晚,林冠英通過面子書帖文說,解散州議會並不是為了他個人,而是基於還政於民的原則,讓檳城人決定還需不需要這個由他所帶領的檳州希聯政府/團隊為人民服務。 另外,行動黨全國組織秘書陸兆福強調,林冠英不可能獲得公平判決,因此解散檳州議會,可以讓人民決定是否仍要林冠英擔任檳州首席部長,以及由行動黨繼續執政檳州。 這算是一場成功的公關秀,悲情牌成功奏效,但隨之而來卻引發諸多疑問。 首先,如果按照林冠英所言,倘若真的是為了還政予民,那麼林冠英應該做出詳細聲明,不會參加來屆州選。因為人們如果真的支持行動黨或者希望聯盟,就一定是在國陣的對面畫X。人民不會因為沒有了林冠英而拒絕行動黨,沒有了林冠英而覺得世界末日,投向國陣。 再來,如果林冠英堅持上陣,是否就真的應驗上述所言,繼續由他去帶領檳城希聯政府/團隊?若是,那接下來的路,林冠英真的就被政治迫害了,首長人選如何解決?檳城是否又再迎來另外一場補選? 個人從不認為檳城提早州選可以林冠英解套,反而讓人民反感。行動黨為了一個檳州首長和黨秘書長,耗盡資源製造選舉,但最終卻未必能拯救林冠英於政治迫害之中。 今日的工作訪問中得知,陸兆福昨日乘安華出庭為蔡添強煽動案出任辯方證人時,詢問安華的意見,但安華卻非常不認同行動黨採取州選的策略。


州選只是火箭獨角戲?


自民聯瓦解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希望聯盟,不過在檳城選舉上卻看到這仿彿是行動黨的獨角戲。昨晚在公正黨總部的會談,林冠英並沒有出現,公正黨給予“找不到理由支持”的理由打發。 在大馬的政治史上,並非只有檳城醞釀提早州選。在1987年,砂州白毛首長因為經歷“明閣事件”,所以將州選提早了18個月,最終他以大勝而穩住了局勢。 換個場景,今天被控貪汙的是阿德南,以他土保黨在砂州的能力擁有許多的支持者,但最終他仍學習白毛過去通過提早州選來穩定軍心和政局,那行動黨的文告該如何寫? 今天國陣的對象就是要擊垮林冠英,行動黨也深知要林冠英辭職是一個陷阱。但提早州選並非是一種解套,恐怕是繼續束縛行動黨,無法在全國大選改朝換代的美夢中甦醒。—— 反感! 所以,話題最終還是回到林冠英身上,林神一天仍在,國陣一天追宰,行動黨也就繼續為了林神忙上忙下。

2016年3月28日星期一

走出冷氣房後,抗爭何去何從?

“3.27人民集會”終於舉行,它和以往的街頭抗爭集會不同,除了沒有動員公眾出席以外,同時在一家會展中心舉行,19名政黨和非政府組織代表輪番上台演講,細數納吉和國陣政府的不是,尤其是26億令吉。

不過,它並沒有因為在充滿冷氣的會展中心舉行,和發起人再益依布拉欣只邀請1500人出席,而顯得略為“珍貴”和“高水準”,反正抗爭可以存在不同的形式,無需相提並論,但令人值得思考的是,走出冷氣房後,強推的《公民宣言》能否如敦馬所言,得到越多人的支持,國家元首和皇室就會正視?

正視是後話,得到更多人支持是前提,但要促成這個前提,敦馬也深知當中的難處。他了解國家仍有許多人面對白色恐怖和一些威脅,擔心日常生活面對困難而寧願避而遠之,包括不太願簽署宣言。

我反納吉,但我還未簽署這個公民宣言,我不畏懼被對付,反而是思考著敦馬和林吉祥的朝野合作,能帶來何種變化?




敦馬和慕尤丁始終還是在記者會上承認,他要的是納吉退位,至於接下來的首相人選容後再談,反正是最多議席的政黨“話事”;另外,伊黨的沙拉胡丁還說,馬來人和土著的權益已經受到憲法的足夠保障。

綜合這兩點,其實我簽署人民宣言促成的是什麼?換了納吉,沒有換到政府,沒有體制改革 ,對嗎?華人要的公平,在哪裡呢?淨選盟2.0的主席瑪麗亞陳也在昨天的演講中提醒,如果沒有改善體制,幾年後的大家還是會站在一起要求另外一個首相下台罷了。

很多人會說,管他的,反了再說,換了再看,反正我要的就是拒絕國陣,拒絕貪污,去他媽的GST!你不給國陣倒,體制怎麼改善?嗯,這句話我也曾經在416州選和505國選喊得響徹雲霄,但如今心中的那把尺多了一些保留空間。

以前的民聯的確賣了一個美夢給我,我非常相信,手中的那票可以改變未來,改變現況。

倘若你現在問我,接下來投票會投給誰?基於國選還有一年半載,我還需要時間再根據朝野的成績單做判斷;至於即將來臨的州選,坦白說,第三勢力和廢票是我的優先考量,國陣為次,火箭為三。

州選上,從看盡國陣的腐敗而投選的火箭,這兩者過去4年的成績其實有目共睹,既然我無法改變這兩者的習性,我不妨投選第三勢力的獨大聯盟?反正它不是國選,我要的是國陣和民/希聯檢討。(如果他們都不檢討了,何必要我不投廢票?),反正,距離國選還有時間,真心希望但願冀望祝福希望聯盟有改變,哈!

記得,讓心中那把尺的保留空間越來越大,絕對不單是因為林冠英的購屋風波,或者是郭素沁的風水論。

如果堅持立場,拒絕以“凝聚力量之名”靠攏他人,或許這才是鬥爭,少來什麼為了國家前途的大方向這類喊話,除了没有原则,也很噁心。


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我已經被洗腦

這是一篇從“巫裔新年期間售賣8令吉檸檬冰”新聞所延伸出來的側想。

眾所周知,華人從倒數新年至新春期間的熟食價格都會比平常高出許多,稱為“新年價”。但這則新聞卻讓我有不同的思考空間。

是誰,先開始新年期間將熟食價格提高?是誰默許?先從經濟學的基本法則 —— “需求和供應”來看,市場的價格取決於需求,也取決於供應系數。最簡單的說法是,新年期間沒有人開門煮食給你吃,你只能接受我這種價格;但又有誰去質疑,新年後還有沒有降價?這麼做還有沒有王法?

問題來了,當一種養成的既定印象或文化被根植在腦海中,變成一種“理所當然”,大家就不會再去質疑,不會覺得有問題。這也是本文的中心 —— 原來我被洗腦了。

身為東馬人和成長的教育環境,我沒有巫裔朋友。是進入社會後才開始了解巫裔穆斯林的生活和禁忌(多過豬肉禁忌)。而站在採訪線上,每次看到有關穆斯林或伊斯蘭教的爭議、敏感和極端新聞,都會和身邊的穆斯林朋友求證和交流,讓我願意購買《The World Without Islam》,或者《信徒的國度》,了解伊斯蘭。

好的,鋪陳完畢。為何我會說我因為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對我產生洗腦和衝擊。

過年前,我曾到吉隆坡茨廠街進行採訪部長。活動結束後就在一家肉乾店召開記者會。那間店的門口不斷地燒烤肉乾,油煙瀰漫在空中,只要你走過身子就會沾滿灰燼。

我下意識地對著《星報》的穆斯林女同行說,“記者會在裡頭,你介意嗎?還是我出來之後Brief你或者給你錄音?”;她說沒關係,因為她只是進去工作。我說“可是他們在燒烤豬肉乾呢”,她就回答我:放心,我很虔誠,我沒有吃就可以了。

當下當頭棒喝,我才發現我和那些“自我閹割”的大愛族很像。記得回鄉過年的某個早上,我獨自在餐廳用餐,看著華裔、土著、馬來人都坐在一起享用食物。突然發現,原來我的成長環境,各族已相容在一塊到我忽略的地步,讓我無需刻意地去顧及他人的感受,也就是那種隨心的尊重。


(網絡取圖)

隨心的尊重?也就是你可以在封齋期間吃喝,而不是順著“尊重”之名而躲在角落解決;你無需在夜店了配合他而大家一起喝可樂;大家可以到教堂去做禮拜等時間過或互相學習..... 一切的一切,是因為你們知道你們的宗教默契,是歸於信徒和上蒼之間的事情。

舉個例子,以前原住民鄰居會在慶祝豐收節的時候在門前宰殺豬只,當他們進行儀式的時候,只看到豬兒扯著繩子企圖逃跑亂竄,而下刀的那一刻鮮血賤到了屠手衣服,哀嚎聲響徹,儀式後將鮮血沖洗流入溝渠;恰巧我家的大伯公神台朝外,怎麼辦?只是上香告知,再拿紅布遮蓋大伯公,然後把大門關上即可。

我們知道各自宗教不同,所以我不會拿著獵槍對著你說,請你尊重我家有神台,不要在我門口宰殺!他也不會拿著吹筒對著你說請你尊重我今天慶祝豐收節,不要來傷害我的情緒。

這樣的尊重並不刻意,並不委曲求全,因為那是信徒和上蒼之間的事。

回到半島,托政客玩弄之福,啤酒節、遛狗、演唱會和廣告等等都要顧及他人的感受,只會顯著這些人的信仰基礎是否如此脆弱。


2016年2月14日星期日

30歲,一個人,生日快樂!


記得好久以前,一直告訴自己應該來個30歲的間隔年,放下所有一切,任性的活一年,但偏偏來到30歲,還真的有些措手不及呢。

不知是哪個傢伙,讓“30歲”形容的是人生歲月的一半,為何不是31歲,35歲或40歲?搞到大家在倒數30歲關卡時都緊張兮兮。

恰巧生日落在了情人節,很多時候都不知道怎麼應對這個節日。一直以來覺得生日和情人節,真的沒有什麼不同,反正就是普通的24小時和日出日落,並沒有因此而享有什麼特權。

以往,覺得情人節最好的禮物是一個擁抱和一個陪伴,但今年恢復了單身,回到熟悉的一個人,和不斷和自己對話,自己想要的感情,依舊是穩定的,而且是以結婚為前提的戀愛。

很多人我,一個人不悶嗎?大約是5年前,只身來到吉隆坡後就聯繫了一個人吃飯看電影到處走走,我享受和人的交流,即使是住家的外勞保安,我總能聊上幾句,試圖窺探他們在異鄉的生活。

此趟回家,發現過去一年,朋友們都結婚生小孩了,有些小孩也很大了,感觸良多。尤其是宇恆的那首《朋友們都結婚去了》,但我的心沒有因此而孤單或動搖。但好友PY說得對,前往不要讓年紀給綁架了自己。

也因此,我發現了自己有人群恐懼症,若不是站在採訪線上,我對於人潮感到不耐煩,太陽穴隱隱作痛,視線無法集中。

30歲,給了自己想要6年多卻沒有完成的禮物——刺青。它原生自DJ彪民的名言《夢想不必偉大,心跳必須炙熱》,提醒自己想要幹的事。


夢想不必偉大,心跳必須炙熱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Ola Bola》,但願激起馬來亞之虎精神



和一般講求團隊合作精神的體育勵志電影一樣,《Ola Bola》 的故事線基本上是講述球員為了爭做靈魂人物而不和、球隊新教練的作風引來不滿、到最後一些契機重新凝聚球員的團結力、再來跌入低潮、再來贏得比賽。

不同的是,雖然這部是講述國家足球隊在80年代的輝煌事跡,尤其是拿下韓國而取得莫斯科奧運資格,後因為譴責蘇聯入侵阿富汗而杯葛奧運的元素,沒有給人多大的驚喜和期待。

但CHIU導周青元依舊擅長將每一個平民角色和80年代場景刻畫的淋漓盡致。

作為80後,在電影中看得是大馬自家的足球史;一些從父母口述的映像在電影中重現,例如兒時的遊樂園、用藍白帆布夾起來遮蓋物品、收割橡膠的窮苦年代即使拿到全A也無法深造等等,都非常貼近回憶,而且有沙巴美麗的鐵路景色!

和過去從《大日子》開始到《一路有你》,團隊精神更多與親情,更能感受到球員之間的兄弟情。

至於人物角色、還有催淚點,大家自己買票進場看吧。

只能說,我相信感動每一名觀眾的勵志角色和角度都不同。因為感動我的不是主角,而是擔任足球評述的配角;還有在電視台工作的媒體角色。

反正就是和電影海報的標語一樣—— “ You Will Believe Again ”。

有人問我覺得票房會如何,依我看,我不知道這次會否像過去的《一路有你》做回頭客看個兩次或以上,但這次講述的是足球、除了馬來文對白相當多(真的是學馬來文的時刻啊!)外,淡米爾也不少,我相信這又是另外一個全民電影,讓各族捧場。

另外一個角度,是覺得這部電影帶給我另外一個失落感,縱然我並非熱衷足球運動,但看見我們現在的水平和當年1970年代可以戰勝韓國的水平相比,不勝唏噓。

希望這部電影不是讓我們只能緬懷過去,而是通過電影和故事,讓輝煌日子轉變成現任足球隊領導層的腦力激盪。

如果沒有,也好。《Ola Bola》繼續讓你沉溺於甜蜜的回憶之中到老。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生活是不需要準備的


多年前的《我可能不會愛你》沒有完全看完,這次倒看了李大仁和程又青演的《杜拉拉追婚日記》。

程又青和仔仔原本是情侶,但卻因為苦等仔仔的求婚時,偶然在工作室遇見讓她怦然心跳的李大仁。但剛好那一刻,仔仔卻準備求婚.......

看完整部戲,同樣是糾結在男女感情所面對的問題上,比起上一部看得《紀念日》是不同的風格,因為那一部算是赤裸裸寫實的問題;而這部則有些不夠到位,典型糾結觀賞者的心理那股無奈。

最後程又青選擇了誰,大家還是自己去看比較好。會不會像《犀利人妻》那樣,謝安真選擇了藍總監?不知道......

但這部戲有太多的金句,網絡谷歌隨手捏來。其中點醒我的就是這句:你這個年紀,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不好是天理不容。

放在工作上同樣受用。

其實,生活的確是不需要做準備的。很多時候我們都告訴自己沒準備好,亦或者告訴自己,我需要做準備,從而需要更多的時間。

其實需要的時間,究竟是為了去確認和肯定,還是看清楚自己的猶豫不決呢? 這和衝動的決定完全無關了。



1.五年等不到的,一個月卻做到了!
2.結婚,真的不是只在已婚欄位上打個勾這麼簡單…
3.你是沒準備好結婚,還是沒準備好跟我結婚!
4.其實生活,好像也沒有哪一刻, 是需要真正的準備,才能做什麼事。
5.我可以不用環遊世界,但我不能沒有你,因為我人生中最美的風景,是你
6.我需要的是一個能真正理解我的人,而不是一個隨時可能走掉的男朋友。
7.也許,你會因為失去多年的男友而難過;但是,在下一刻你就有可能遇見你的真命天子
8.我可以不用環遊世界,但我不能沒有你,因為我人生中最美的風景…是你!
9.你這個年紀,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不好是天理不容
10.做決定靠得不是時間,而是感覺
11.職場也是情場,總有小三在旁虎視眈眈!
12.衣服是一個女人的名片
13.你這個年紀,穿的好是風韻猶存,穿不好是保潔阿姨
14.你再能幹,再能拼,也拼不過皺紋和下垂
15.永遠別說自己別無選擇,要珍惜自己說不的權利
16.你口口聲聲說別無選擇,到底是誰在逼你了?
17.我是來做事的,不是來做人的
18.太多女人自己想不清楚,又想要工作,又以為自己的男人會等著她把工作的電話打完
19.­當真愛來臨是不需要準備的
20.我的年紀讓我罪孽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