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不念舊惡,一切塵封。

有一些塵封的回憶,你是只想埋藏在心裡深處,偶爾在夜深人靜時拿出來舔傷。
於是,面子書這一年半載來,每天早上都用See Your Memories 來敲敲你。

你突然變得期待,每天等待這個 Notifications彈出來,告訴你個人面子書“歷史上的今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和什麼人在一起、誰TAG了你,無論喜怒哀樂,只要你曾經PO過,就必定浮現。



當然,你可以要將一些人封鎖起來,和面子書說“我不要見到他/她”出現在這個回憶內,又或者強制自己不要去點擊那個提醒。但這也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孰不知你還是期待,對嗎?

2015年的下半旬,算是目前為止難以忘記的一段。努力尋找工作新方向,總覺得是不應該渾渾噩噩了。可是,卻也結束了一段3年感情。

這幾天網路上除了先浮現林丹出軌,也瘋狂轉載港劇《幕後玩家》中,龔嘉欣在面對老公出軌的撕心裂肺演出,博得好評。雖然這完完全全將去年的場景複習一遍,可是沒有說出“我到底做錯咩,點解你要咁對我?”

但時過境遷,有些東西應該抹去。其實最難做的,就是不要將痛苦伴隨着自己。但願時間能讓自己釋懷。反正,大家都在比較過得比誰好,不是嗎?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已出軌和想出軌


我曾好奇出軌是否可被原諒,或者説,當犯錯者道歉后就更加能被原諒?在愛初幻滅時,你或許會找些理由爲他/她辯解,例如,對方可能一時迷糊、喝醉,或是爲了尋找刺激 ;又可能自我檢視,問題是不是在你身上 —— 這麽做其實還是爲了最後一絲挽回的希望而努力。 時過境遷之後,回想現在還躺在雲端上的出軌證據,回想對方當時如何繼續表演,恍然大悟自己爲他/她找的藉口突然變得一文不值。 於是你幻想並他/她在外面偷吃時,如何在別人的身體上努力,汗水交織,更好奇他們究竟偷情了幾次,最喜歡用著怎麽樣的姿勢,重點是你會不會被比了下去? 再後來,你漸漸説服了自己,雖然一個巴掌或許拍不響,但對方的確沒有充足的理由去偷吃啊!當她張開大腿前或他下體行禮前還會想起正宮?別傻了,會的話就不會偷吃。 於是你可能開始由愛轉恨。無數的夜裏翻來復去,那口氣最終還是害了自己失眠。 從政治版的克林頓、娛樂版的梁智强,再到現在體育版的林丹,間中發生多少次震驚全人類不再相信愛情的偷吃事件,已經數不清。 於是,我開始思考,愛情忠貞其實不難,但它就是如此地脆弱。一朝被蛇咬的心態,其實是需要長時間療癒,至於能根治與否,也很難說。 若問我,如何提防下一次的外遇。我想,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偷吃了請單聲下。用道德綁架一個人,和留一個“一直想要出軌的人”在你身邊,沒有很幸福。

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创皂幸福》 - 深眠的那罐毒藥

因緣際會,因為一次的工作訪問,得到受訪者贈予的一套有助睡眠和舒壓的精油手工皂禮物。其实,“深眠的那罐毒藥”并不是Puuuv Soap 的廣告口號,而是我體驗之後的想法。



對方贈送的產品(上圖)包括3罐精油、去角質咖啡手工皂,以及一罐協助好眠的噴霧。



好吧,先介紹這三種都是10ML的精油。個人打開禮盒後撲鼻而來的,是 Le Calme Balm,顧名思義就是讓你舒緩神經或情緒的精油。不知為什麼,這個味道喚起了小時候,表姐英國回來時所帶來的香水味,抑或是Lovely LXXX 店的味道,非常的舒服。

我選擇在偶爾趕稿或趕稿後需要開車回家時使用,不知是心理作用使然,它都可以讓心情慢慢地放鬆。


再來就是薄荷精油。個人覺得它和一般的薄荷精油無異,不過勝在不會過於嗆鼻。市面上的一些薄荷精油總是在你打開後,雖然只是放在鼻前淺聞,但總會醺紅眼睛。而 Puuuv Soap 的這款精油倒還好,而且只需一丁點就可以讓味道歷久。推薦給有鼻塞或者頭目暈眩的人。


接下來是萬用紫草膏,暫時還沒有機會用上。不過在這略提,或許有人會好奇紫草膏是否已經被禁。其實根據過去的新聞,它的確被禁止,但是是禁止服用,尤其是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列明禁止服用;而中醫古書也列明不建議服用。

不過,它依然可以用於外敷,所以無需擔心。目前它傾向於只限制使用在沒有傷口的皮膚上,同時嬰幼兒的皮膚因為屏障功能較弱,是禁止使用在嬰幼兒上。(此段落為基本使用法,更多辯證可自行谷歌,也可咨訊個人醫生或中醫師。)



這是我首次使用手工皂,所以不曉得手工皂的特點是不是沒有濃郁的香味。這款香皂具有去角質的磨砂功效。除去包裝膜後可以看到類似千層糕的紋路,其中黑色那層是咖啡磨砂。

個人用後感,它在使用時並沒不會太油膩,也不會產生非常多的泡沫。使用時有非常非常淡的咖啡味,如果用於洗手,這非常乾爽,別於一般的洗手液。



好吧,本文重點!我形容這罐噴霧是“毒藥”,並不是因為它有毒啦!而是它真的非常有效。

為了證明它的功效,我多次在身體和不同睡意的情況下使用。只要在臨睡前,往你的枕頭稍微噴灑即可,簡單易用。

其中,我曾在一次的週休下午睡地飽足,接下來非常擔心夜晚會因此而睜開雙眼直到天亮。於是將這罐深眠噴霧噴灑在枕頭周圍。除了接近清晨時期起床如廁,基本上算是一覺到天明!

老實說,第一次使用會有一種感覺——這是什麼毒藥啊?讓我如此沉睡?!

不過說回正經的,100ML的噴霧每次噴灑4下,目前已使用4次,重量依然沒有減少太多。根據網站的售價,是49令吉90仙。

在這物價高漲的年代,如果50令吉可以讓你好眠,讓你有更多的精力去對抗生活壓力,其實是劃得來的,總好過抽煙喝酒澆愁罵政府

更多詳情,可瀏覽他們的面子書:https://www.facebook.com/PuuuvSoap/
或網站:www.PuuuvSoap.com





2016年10月30日星期日

致小人,謝謝你!

百般思量,因為在乎,所以寫下此文。



致小人:

一個團隊再怎麼強大和堅固的向心力,會因為人性而改變,包括你的多重面具和分裂;搞小群組和分化其實並不能為你的工作加分,可是工作和同行面前一個樣、面子書一個樣、同事前一個樣,只能說我非常佩服你的表演!

雖然在我眼中你的破壞力微不足道,但我真的在乎所以會放在心上。

真心提醒,不如把真正的能力施展在團隊和工作上吧。








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未成年者拒入】狗是無辜的

又是加班的夜晚,窗外的大雨逐漸和路上的車輛一起減少。這時,小明伸伸懶腰,完成本週第5次加班。也好,這也讓僵持不下的案子能在週末狂歡前結束,於是他決定在前往家附近的酒吧獵豔前果腹。 將公司的鐵門上鎖後,小明例常和巡更的保安打了聲招呼,就往漢堡檔走去。徐風冷冷的夜,好想來一條熱狗漢堡暖暖自己的胃,免得等下酒後亂吐。 “Bang! Satu hot dog bun!” “Sorry bang, tak ade jual hot dog burger la, sausage bun ada". 小明回憶起最近的新聞,原來熱狗因為“狗”的字眼避免影響穆斯林,而變成Sausage了。隨便啦,反正可以送進肚子就可以了。 半小時後,小明回到家附近的酒吧。這間小區內的酒吧總是在今晚特別熱鬧,單身的他偶爾會到店內獵豔,好幾次的一夜情都是在店內的收穫,今晚,他的目標如常。 因為政府的限制,小明沒有辦法在露天的座位上暢飲,反而是在店內的BAR檯上,喝著不透明陶瓷杯內的黃湯,一口一口地灌進口中,眼珠卻四處張望,尋找單身女性。 酒過三巡,小明開始覺得飽足的當兒,一名身材婀娜多姿的女孩靠近,她輕輕將及腰的捲髮往後甩開,腳踝墊起,將那對被皮製緊身短裙包裹的臀部放在坐墊上。酒精的使喚下雖然讓小明幻想那可以遮點的長發如何飄逸,但也無阻他發揮攻勢去獵物。 當然,一切按劇情發展,他們選擇到了附近的酒店偷歡。在褪去貼身衣物後互相賣力,小房間幾乎只剩下汗水和呻吟。最後,小明將長發女推向鏡子前,雙手扶著她纖細的小腰,想一貫地用狗爬式終結這魚水之歡時,她卻開口.... “對不起,我的信仰讓我不能使用狗爬式”............小明瞳孔突然愈加放大,雄赳赳的兵器立即幻化成棉花糖....週末夜晚就如此結束.... 【套網絡用詞,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果屬實,是你想太多。】
==============我是分割線==============

當政治影響了你的OPPA,你可以說:我又不哈韓 當政治影響了你的Auntie Anne's,你可以說:我又不吃那個餅 如果有政治影響了你的豬肉、狗年和豬年不能有狗和豬的裝飾.....我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你還有什麼理由不生氣?大家可能覺得這是只是大馬一小撮分子的所為,但是否有想過為何它只發生在半島?並非是為了抬高砂拉越,而是想提醒你今天的漠視和覺得“習慣就好”,未來就會化成毒瘤。


 可以預想,如果AA的課題好像是二師兄不見的那樣,被冠以國情因素,那麼這個課題大約一週左右就會被淡化。 


我尊重伊斯蘭教的習俗,但我打從心裡就不喜歡非穆斯林的生活也受影響。難道穆斯林會因為食物的名字有狗而動搖或認為不聖潔?曾幾何時伊斯蘭教是如此脆弱? 


無論問題的根源是不是取決於AA想不想拿清真執照,JAKIM的決定反映出它非常脆弱;若可,也一律禁止穿戴Hush Puppies、教育或催眠穆斯林那是Sausage不是Hot Dog、不可聽Snoop Dog音樂、MC Hot Dog 不可來馬開唱....還有,行房時禁止採用狗爬式。  


還有,你投選的國州議員和政黨此刻會不會覺得不應該挑戰敏感神經,而選擇模糊帶過呢?且看劇情如何發展。

2016年9月6日星期二

《導火新聞線》—— 在點擊率的大海中浮沉

9月1日的“記者節”,是港劇《導火新聞線》改拍成電影的上映日期。

曾幾何時,連續劇中的劇情是每一天放工回家迫不及待追看的命脈,一切只因為自己身處的行業和劇情頭太多太多的相似之處,包括採訪節奏、追求獨家、搶點擊率、獨特角度,當然劇中的新聞自由度始終是大馬新聞自由望塵莫及。

這部戲一開始就有算是濃縮交代的連續劇“精華”和人物介紹,但不知為何看到配角王子在連續劇中遇刺身亡,有些莫名的心酸,還有輝爺在天台難過不已的時候,阿咩用王子去激勵輝爺那段也同樣覺得感動。

這次的故事以時間軸來交代劇情發展,除了讓觀眾緊貼高低潮外,或許也讓同行走出電影院外,如同經歷了一次重大的採訪事故。

更多的劇情其實無需再透露,想知道就自己買票進場觀看。



然而,《導火新聞線》對大馬媒體來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舉例,新聞自由度、“總字輩”的指令、同事間的默契、同行間的競爭、受訪人的肚量等等都和大馬媒體現況大大不同。

電影帶出了時下為了搶快而不惜一切奉獻現場狀況給讀者的情節,其實在大馬媒體常發生。例如在未經求證之下就發布消息的媒體,一般上賺了點擊率,賠了準確性。但站在某些館方,準確性似乎不比點擊率重要,反正現在有個button叫做“ EDIT ”,一切都可以挽救。

在電影的最後一部分,當大家陷入谷底之後所打出的一場逆轉勝,正正是媒體應該學習的。

在第四工業革命的現代,加上社交媒體的發達,早在一入行的時候就有前輩提醒我,紙媒就快沒落了,趕緊轉型或者轉行。那時涉世未深的我,於是每次都盯著害怕被罵的心態採訪,同行有我也要有,反正就是不要輸就對了。

過了幾年後,現在的我(依舊涉世未深),骨子裡始終是叛亂分子。認為從我的角度、我的筆、我的鍵盤,就應該決定要給讀者看什麼。當然,我可以如劇情那種,編造故事騙HIT RATE給讀者,為公司盈利。

不過至今都非常認同,不應該讓點擊率和讀者牽引我的方向,而該讓讀者知道我在寫他們應該知道的事情。

作為普通組媒體,時下新聞和時效性永遠並存,除非你想策劃比較有意義性的專題式報導,否則都是立刻進行。但哪一類的專題式報導,才是“總字輩”和讀者BUY的,始終無法讓你說了算。

所以,叛亂的我到這一刻為止,都認為我只寫該給讀者知道的事情。但也因此和上司屢次出現火花。得以繼續生存,終歸上司就事論事的優點,而非斤斤計較。而且,現在讀者只要重點,冗長和沒有爆炸性的新聞不再吸引和他們無關的眼球。

(扯遠了),點擊率,無論是觀看率或者轉載率,其實都可以讓一個媒體工作者腎上腺素飆高、瞳孔放大、自豪和自我膨脹的心理隨之而來。而網民的留言也可以讓你開心地吃不下飯,也可以生氣跺腳錘案。




能將點擊率轉換成盈利,絕對是利益可取之處,畢竟換作自己坐上總字輩的位子,贏就是唯一的目標。但點擊率不應該凌駕於主導新聞的方向,莫非如劇中所言,是不是為了點擊率,什麼都可以做?

如果真的什麼都可以做,的確印證了電影中的那句話—— Stay Hungy。後來,女主角在打完仗的時候點出媒體良知,Stay Hungry的完整版,是來自《地球产品目录》的创始人和主编 Stewart Brand所寫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意即“求知若飢 ,虛心若愚。

但曾幾何時,我也羨慕有一天媒體可以有自己的風格,並演變成一種具有權威性的刊物,即使是1天只發布5則報導,都讓讀者能掏錢訂閱。

“當一名重要的異議分子在異國遭逮捕時,我們會寫一篇頭版新聞;而當10萬名女孩常態性地遭到綁架及被非法賣到妓院時,我們甚至認為這不是新聞。

部分原因在於,我們媒體往往善於報導特定日子發生的事情,卻疏於報導每日常態性發生的事情。” — 摘自《Half the Sky》 by Nicholad D Kristof.


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傾向於“讀者愛看什麼”,而不是“該給讀者看什麼”.

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提早州選是束縛非解套

紛擾之後,林冠英廉價購屋的課題最終變成檳城或舉行州選而取代。 今晚,林冠英通過面子書帖文說,解散州議會並不是為了他個人,而是基於還政於民的原則,讓檳城人決定還需不需要這個由他所帶領的檳州希聯政府/團隊為人民服務。 另外,行動黨全國組織秘書陸兆福強調,林冠英不可能獲得公平判決,因此解散檳州議會,可以讓人民決定是否仍要林冠英擔任檳州首席部長,以及由行動黨繼續執政檳州。 這算是一場成功的公關秀,悲情牌成功奏效,但隨之而來卻引發諸多疑問。 首先,如果按照林冠英所言,倘若真的是為了還政予民,那麼林冠英應該做出詳細聲明,不會參加來屆州選。因為人們如果真的支持行動黨或者希望聯盟,就一定是在國陣的對面畫X。人民不會因為沒有了林冠英而拒絕行動黨,沒有了林冠英而覺得世界末日,投向國陣。 再來,如果林冠英堅持上陣,是否就真的應驗上述所言,繼續由他去帶領檳城希聯政府/團隊?若是,那接下來的路,林冠英真的就被政治迫害了,首長人選如何解決?檳城是否又再迎來另外一場補選? 個人從不認為檳城提早州選可以林冠英解套,反而讓人民反感。行動黨為了一個檳州首長和黨秘書長,耗盡資源製造選舉,但最終卻未必能拯救林冠英於政治迫害之中。 今日的工作訪問中得知,陸兆福昨日乘安華出庭為蔡添強煽動案出任辯方證人時,詢問安華的意見,但安華卻非常不認同行動黨採取州選的策略。


州選只是火箭獨角戲?


自民聯瓦解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希望聯盟,不過在檳城選舉上卻看到這仿彿是行動黨的獨角戲。昨晚在公正黨總部的會談,林冠英並沒有出現,公正黨給予“找不到理由支持”的理由打發。 在大馬的政治史上,並非只有檳城醞釀提早州選。在1987年,砂州白毛首長因為經歷“明閣事件”,所以將州選提早了18個月,最終他以大勝而穩住了局勢。 換個場景,今天被控貪汙的是阿德南,以他土保黨在砂州的能力擁有許多的支持者,但最終他仍學習白毛過去通過提早州選來穩定軍心和政局,那行動黨的文告該如何寫? 今天國陣的對象就是要擊垮林冠英,行動黨也深知要林冠英辭職是一個陷阱。但提早州選並非是一種解套,恐怕是繼續束縛行動黨,無法在全國大選改朝換代的美夢中甦醒。—— 反感! 所以,話題最終還是回到林冠英身上,林神一天仍在,國陣一天追宰,行動黨也就繼續為了林神忙上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