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馬華和火箭唇槍舌戰,誰誤導?




国会下议院昨日“放行”伊斯兰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提呈修改355法令私人法案后引起马华和民主行动党互相叫骂,指责对方“没有办事”,在国会玩直播和沉默。

本站这次用“事实核查”(Fact Check)方式,还原昨日国会情况。基于整个过程涉及午休,故以午休前的“上半场”和午休后的“下半场”,方便大家了解。


1. 行动党议员在国会直播,指控马华沉默。

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透过行动党面子书“火箭报”直播,当中指控马华沉默。

【事实是:】
在上半场的中午12时,下议员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敏宣布允许哈迪阿旺宣读其提呈的私人动议。但公正党与行动党国会议员便轮番起身试图阻拦哈迪提呈该动议。

根据观察,当时只有国阵华玲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加入舌战,并没有马华国会议员。

上述舌战维持约半小时左右,哈迪阿旺开始宣读其个人动议。

其实,马华国会议员是可以趁机起立打岔并发表反对意见,不过他们并无这么做。

======

2. 马华沉默了吗?

行动党指控马华沉默,没有发表反对意见。

【事实是:】

到了下半场,也就是在2时30分的复会后,伊党哥打峇鲁国会议员拿督达基尤丁进行附议言演词。

在他提及,“当年制定修正355时马华和火箭不曾反对”的时候,随即引起马华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邱思祥及亚逻牙也区国会议员拿督古乃光起身打岔。

=======



3. 马华里头抗法案,火箭外面做直播。

网络流传一张制图,指马华努力抗法案,可是行动党却在国会外玩直播刷存在感。

【事实是:】

所谓的马华抗法案,和火箭做直播的时间点,其实是落在上下半场两个不同的时段。

因为所谓的“马华抗法案”,其实指的是邱思祥和古乃光在复会时的反驳,但火箭进行直播的时候,却是落在中场休息。

尽管如此,下半场环节却也没有看见行动党议员起立打岔,或发表任何反对意见。

其中,也不见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和秘书长林冠英。

不过,在议长班迪卡宣布哈迪阿旺动议将留待下一季国会会议才辩论后,激怒在野党议员。

此时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才和国家诚信党以及人民公正党的议员班登国会拉菲兹等人起立抗议,要求班迪卡给予在野党发言机会。


【总结】
马华和行动党在国会外上演的加码口水战,其实是掌握对方的弱点,再忽略时间点带过而指控对方。

2017年3月28日星期二

慢行找幸福 | 虎穴寺和街景,霎那幸福。




虎穴寺,也被稱為塔克桑寺(Taktshang Goemba),不丹國內最神聖的佛教寺廟,被譽為世界十大超級寺廟之一。 它坐落在帕羅山谷中3000米高的懸崖壁上。

傳說中的第二位佛,蓮花生大師騎虎飛過此地,曾在一處山洞中冥想,就是現在的虎穴寺,讓此地成為佛教教化之地。

虎穴寺建於1692年,一場大火之後寺廟損壞嚴重,不過在1998年重建。現在虎穴寺的虎穴寺雖然有開放給遊客進入,不過一切包包和相機必須放在寺廟外。



清晨6時就開始莫非徒步,這一次吸取了之前登上的教訓後,不斷提醒自己必須控制呼吸和放慢腳步,結果奏效!選擇不騎馬上山的我,很快就追上那些騎馬到半山的團友了。


這只小黃狗一直在登山路上陪著我。

這是馬兒抵達的半山腰。



雖然看到虎穴寺,但興奮的心情卻立刻降到谷底,因為必須走下樓梯再往上,才能進入虎穴寺,這意味着待會回程也如此。天啊,登上最考驗的是下坡呢!



爬上懸崖邊做了下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到達不丹,更沒想過我會去到虎穴寺。俯瞰山坡林樹,冷冷的習風吹來,究竟10多世紀前的這座山頭,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這張是我最喜歡的不丹照片之一,如今已設置成為公司電腦的桌布,提醒自己工作急不來。

這是帕羅,也就是主要機場的所在地。爬山後,我選擇“離隊”2小時,想真正接觸不丹人民。




“碰!碰!碰!”的運球聲音將我帶到小巷後的籃球場。看見上圖的風景,我才真正覺得自己踏足不丹。打著籃球的少年,跳著飛機格的稚童,我以一個遊客的身份站在場中央,慢慢欣賞這些幸福人們的部分生活。





補上廷布晚上的街景。他們的街道看起來很有規劃,也就是4-5間一起賣雜貨,4-5間一起賣球鞋等等。這間店有賣着好多好多的喬丹球鞋,看起來不太像正版,不過價格轉換後,和吉隆坡茨廠街的AA貨也差不多。




我喜歡到一個國家時去走走他們的雜貨店,看看當地人們吃的東西。不過行走尼泊爾和印度之後,我發現不丹也賣着Lays,而且價格非常便宜。很好奇為什麼大馬的樂事就要賣這麼貴呢?




冬天的不丹,人們都走上街頭生火取暖了!





獨自走在零下4-5度的街頭想找過去在尼泊爾和印度吃過的MOMO餃子,結果看到一個電影海報 Thrung Thrung Karmo寫著正在上映中,於是就走進去電影院。

裏邊的不丹男子都說櫃檯關閉了,所以要我明天才能買票,正當我準備轉身時,相片中的男子 Qhinzen 就説:來,你一個人嗎?(是的)那你來;語畢,他就推開戲院的門讓我進,說給我看。

電影屏幕竟然是高清的!雖然沒有字幕,Qhinzen 坐到我隔壁,就和我簡單的介紹:女主角是不丹的著名演員Tshoki tshomo karchung,然后又介紹幾個人物關係就讓我安靜地看…..

這部電影是女主角爲了追求音樂而離家,在路邊認識了著名流浪音樂家,然後就女主角拜他為師,然後流浪音樂家就遇見前妻后想不開就猛喝酒致死(第一次看到喝酒喝到嘴巴流血挂掉),女主角才發現他師傅背後流浪的原因。當然,最後肯定要參加比賽拿冠軍,報答在天之靈的師傅。

在電影出現女主角被壞蛋追的一段時,Qhinzen 拍拍我的手臂說: it's me. 

天啊!原來是男配角請我看電影!





行走不丹後,我感受到幸福的秘訣是慢行。
回顧這些年,除了工作以外,即使在旅行的時候也形色匆匆,為的是得到慢行而慢行。
比如說,在A城行走時,我覺得我沒有慢行,而強迫自己去慢行,忍痛割捨一些經典。
這些不由衷的慢行,或許就和生活中的一樣。

不如,我們一起將情況允許的當兒,活得慢行些。好不好?感受霎那幸福。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慢行不丹找幸福 | 從廷布到帕羅



這是金剛座釋迦牟尼佛像,大概在廷布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見它矗立在山脊上,哪怕從遙遠望去只有一丁點的小影,都象徵著佛光普照着大地,照耀著不丹的每戶人家。


它是由香港人捐獻佛像,新加坡人捐獻塔基寺廟說組成的,據說是整個南亞最大的釋迦牟尼坐像佛塔。




金剛不壞身為宇宙帶來無量加持、和平、及喜悅。

在裡頭,有十萬尊八英寸高的金剛座釋迦佛貼金小銅像,填滿42米高的巨佛與蓮花座內部;2萬5000尊十二英寸高的金剛座釋迦佛貼金小銅像將排列於20米高的金剛寶座內的禪室大殿牆上。

巨佛內還安奉諸多佛菩薩聖像。


那一天,我也求佛,也順時針繞了佛像三圈,祈求一切健康和平安。



這是祈楚寺一側。祈楚寺是不丹最古老的寺院。它坐落在帕羅河谷,是不丹王國建造的第一批宗教堡壘之一。

雖然它規模不大,但卻是當地人民朝拜的神聖之地,也是不丹皇室舉行慶典的重要場所。而梁朝偉和劉嘉玲,也在這裡舉行結婚儀式。


不丹皇家法院

不丹皇家法院位於帕羅宗裡頭。帕羅宗是不丹最為知名的寺廟,他或許是不丹建築裏的最好代表。

它也被稱為“日蓬堡”,意思是“堡壘上的珠寶堆”,建於1644 年。它曾被用做保衛帕羅河谷的堡壘。帕羅宗和不丹其他堡壘一樣,即是佛教寺廟,又擔任一些政府職能。它的前身是地方政府的辦公機關,包括國民議會的會議大廳和地方法院都曾建在這裏。

不丹著名的電影“小活佛”在此取景,而梁朝偉和劉嘉玲的世紀婚照,也是在這裡拍攝。







 夜晚的帕羅宗被強燈照耀後,和附近住家燈火的繁星相映成唯美的畫面。



行程有一趟“遠”不丹的國獸 —— 塔金,也就是羚牛。它頭如馬、角似鹿、蹄如牛、尾似驢其體型介於牛部和羊部之間,但在牙齒、角、蹄子等更接近羊,可以說是超大型的野羊,活脫脫是個“四不像”。


冬末待春的枯樹枝,乾燥皺卷的黑頭髮。




從廷布到帕羅,換了兩家酒店。除了偶爾會停電,不丹其實不會落後。





良田秀舍

上下兩張是廷布的酒店。 

攝於國家博物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