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9年5月19日星期日

东西马文化大不同之饮食篇:Keropok



如上图,如果你是来自西马半岛,当我和你说起马来文 “Keropok” 时,你会觉得我在说什么?

或者换个方式和你陈述:诶!你知道你为什么瘦不下来吗?就因为你很喜欢吃 Keropok!

这是,你大脑听到的 Keropok 字眼后应该会将它归类成虾饼。从一令吉包装,白肉红边的炸虾饼,到东海岸盛产的暗黑色虾饼等等,只要它是炸虾饼,就是 Keropok。

但是和你分享一些小事,如果和你陈述的是东马人,特别是砂拉越人,在句子中提起 Keropok 字眼时,可能就不仅仅是局限在炸虾饼而已,例如,

“诶,嘴巴有点痒,有什么吃?Keropok 有吗?”
“等下要进戏院了,你要买 Keropok 吗?”

这些 Keropok 的意思,并不是只局限在炸虾饼,而是涵盖了不同包装的零嘴、零食。这些包括了炸虾饼、薯片、宾宾米果等等,但就不包括巧克力。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但随着时间转移和进步,我们都会慢慢地纠正这些称呼,但也衍生了另外有趣的事,就是同一种食品在不同的包装,会有不同的名字。

拿 Mr. T 字牌的零食来说,如果他是放在罐装里头,它可以是被称为“薯片”,但如果它被装在包装内,大家还是会叫他“Keropok”。









2019年4月19日星期五

想要 RM2.50 买 Tealive 吗?看完 Touch ‘N Go 这些新变化就可以了



昨天因工作关系,在孟沙访问了大马 Touch ‘N Go 公司和蚂蚁金服合作所设立的 TNG Digital 联营公司。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认为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为同一家企业。但在2018920日,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澄清,称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是完全不同的两家公司。

最初支付宝、阿里巴巴处于同一体系下,但由于支付宝需要符合中国人的金融支付工具必须由中国人控股的要求,因此阿里巴巴所有有关支付平台、金融平台、理财平台全部分割独立,成立蚂蚁金服。

而这篇文章的讯息,是和一位受访员工访后闲聊所总结,关于 TnG 一些使用细节变化,觉得对大家非常实用,所以整理分享。

  1. 还要脱裤放屁的双重充值吗?

过去,TnG 推出自己的电子钱包后,很多人都抱怨为什么没有办法绑定手上的 TnG 卡,必须得从银行手机 App 转账到 TnG 的电子钱包,再从电子钱包替 TnG 通行卡充值。

给你一个场景,今天刚好要经过一个收费站或使用公共交通,你必须先从手机上的银行 App 转账到你的 TnG 电子钱包,然后再透过电子钱包帮你想要使用的 TnG 通行卡充值(因为很多用户可能拥有多于一张的 TnG 通行卡),才能顺利使用。

但如今,TnG Digital 改进了这项痛点,让你在使用 TnG 卡的同时,可以直接扣除你 TnG 的电子钱包余额。

这项服务名为 “Pay Direct”。

他们目前在雪隆的10条大道收费站率先落实这项服务,意味着今天你使用任何一张 TnG通行卡,即使是余额不足,只要该张 TnG 卡绑定你的 TnG 电子钱包,就可以享有直接扣账的便利。

以下为现有提供直接扣账的10条大道,以及未来即将投入服务的大道名单。



而 TnG 手机 App 也清楚阐明,如果你的 TnG 通行卡的余额不足,将直接扣除电子钱包的余额,如下图:


  1. 使用 “Pay Direct”有什么好处?

任何一家公司都了解,鼓励和吸引用户使用新服务的关键就是 —— 便宜、折扣和优惠!而 TnG 也不例外,他们为使用 “Pay Direct”的用户,即刻就能享有10次的20%过路费折扣。

20%、8折、1块扣2毛的概念。

当然还是回归到 “Pay Direct”的服务前提上,提供10个收费折扣的大道和上面的大道一样。

不过,你还是有机会享有高达50次的 20%过路费折扣,就是向朋友推荐即可。例如我现在向你推荐,你输入 2pyapb就可以享有折扣了。

优惠折扣从2019年2月21日至6月30日期间进行,其他详情参照条规内容。


  1. 这么麻烦,难道就没有自动充值吗?

答案是有!很多人看完上面都会想,“我每天一百万上下啊!”,难道就不能自动给我的电子钱包充值吗?

不久前,TnG 公司已经提供这项服务,你可以设定只要在余额还剩多少的时候,就自动连接你的信用卡和扣账卡,自动充值数码就可以了。

例如,我可以设定在 TnG 电子钱包还剩 5令吉的时候,就自动从我的信用卡和扣账卡那里“过数”到我的 TnG 电子钱包 100 令吉。



其实,TnG 目前很努力想要整合资源,让人们能在日常生活中贯彻无现金服务,所以致力让用户的出行方式享有更多便利,单从解决痛点来看,是值得鼓励的。

好了,看完了上面3项变化后,和你说下,TnG 公司和 Tealive 奶茶公司的开斋节优惠合作又回来了,从5月5日起至6月15日期间,你可以使用 TnG 电子钱包以 RM2.50 购买一杯 Tealive 奶茶。

2018年11月16日星期五

不负责任中译《鲸吞亿万》 - 前言




拉斯维加斯, 2012年11月3日至4日。


大约傍晚6时,那是一个温和无云的11月入夜,曾是90年代著名嘻哈乐团 The Fugess 的饶舌歌手米杰尔(Pras Michel ),踏入 Palazzo 酒店5楼的总统套房。他敲着半开的门走入后,看见一名身材腴圆,穿着黑色燕尾服,脸上挂着灿烂笑容的男人。

这男人的脸有少许油光,他的朋友都习惯称之为 “ Jho Low ”,他以带点马来西亚式的口音说道,“这是我的兄弟!”,刘特佐给米杰尔一个大力的拥抱。

这类总统套房要价每晚2万5000美金,入住者能享有 Palazzo 提供最奢华的酒店服务,套房拥有泳池露台和鲜白色的室内装潢,包括一个被沙发环绕的独立式卡啦OK厢房。

不过,这名主人今晚没想要在这奢华的房间耗上太多的时间。刘特佐期待他31岁的生日派对,所以和米杰尔的会面仅仅是他从地球另外一端刚飞抵的派对前暖身。

香槟和电音,让不少明星和宾客欢聚在一起并围绕着刘特佐,而且越来越多的宾客逐步抵达。Alicia Keys 的老公,也就是著名嘻哈歌曲制作人 Swiss Beats,正 和刘特佐交头接耳;同时,Leonardo DiCaprio 也在 Bemicio Del Toro 的陪伴下抵达,和刘特佐讨论一些关于电影想法。

为什么这些来宾愿意捧场?对出席的许多人来说,刘特佐是一名神秘人物,他从东南亚一个让许多外国人无法点出正确位置,叫做马来西亚的小国漂流至此,而刘特佐圆润的脸庞看起来仍带稚气、架着一副眼镜、红润的脸颊,残留一些刚被刮过的胡子痕迹。

他这副不起眼的外表正和他尴尬的对谈方式吻合,而周围漂亮的女人让刘特佐看起来更害羞些。礼貌的举动让他看起来并不舒服,所以时常以手机籍故打断交谈而逃离现场。

尽管刘特佐的外表谦逊,但从其谈吐言语间透露,他可能是一个亿万富豪。宾客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他,就在一个月以前,刘特佐的公司购买 EMI 唱片发行公司的股份,也有人猜测他可能是 Leonardo DiCaprio 正在拍摄电影《华尔街之狼》的背后金主。

刘特佐羞涩的举动企图掩饰这世界上罕见的雄心壮志。看地仔细些,刘特佐并非那么胆小,如果电脑可以计算出每个人际关系,他懂得计算如何给某些人带来什么好处或报酬。

尽管刘特佐年轻,但他一些莫名的背景让他可以将华尔街的银行家或好莱坞的明星聚集在自己的房间。从孩提时期开始,他总有办法去结交一些富豪和拥有权势的人,而这种策略如今将刘特佐带至另外一个境界 —— Palazzo 酒店。现在,每个人都为刘特佐欢呼。



在 Palazzo 酒店的夜晚,凸显出刘特佐的优势。他生日派对的嘉宾聚集了好莱坞影星、高盛集团优秀的银行家,以及中东国家的权贵等等。在美国金融危机重创后,他们想在刘特佐身上得到一些什么。尤其是米杰尔,自从 The Fugees 解散后就失意于镁光灯下,不过他还希望将自己变身成投资家,而刘特佐也答应注资。其他一些好莱坞影星也因为出席生日派对,而收取数万美金的“露脸费”,他们主要工作是让刘特佐保持开心的姿态。

在展示昂贵且印有熊猫肖像的 DJ器材前,Swiss Beats 要求众人安静片刻,他将这些器材送给刘特佐当作礼物,众人愈加欢呼和鼓噪。为什么刘特佐身边的人总喜欢叫他“熊猫”?

刘特佐非常喜欢电影《功夫熊猫》。和朋友聚赌时,大家总爱各自扮演电影中的其他角色。不过即使是米杰尔或收取数百万“露脸费”的 Swiss Beats,也无法真正了解刘特佐的过去。

如果你试着在谷歌搜索“刘特佐”,只有少许的结果显示。有些人说他是亚洲经销商、有人说他和马来西亚首相关系密切,也有人说他继承其祖父的亿万遗产。而赌场业者喜称呼他为“鲸鱼”,而有一样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拉斯维加斯、纽约和圣特罗佩百年难得一见的“奢侈鲸鱼”。

就在晚上9时之后,刘特佐的嘉宾们开始重要节目。为了避开狗仔队,他们取道只有员工才能通行的小路,包括必须经过厨房,穿越一个隧道才能抵达酒店停车库。一批黑色豪华轿车已发动引擎就位,这是 Palazzo 酒店只为那些有利可图的住客才能提供最高规格的安排。

每一个动作绝对通畅无阻,车门也在最恰当的时候打开,一批年轻、笑容可掬的女侍应一字排开地欢迎。豪华轿车启程后可以看见,他们并没有开往沙漠区,反而是开往一个类似巨型飞机的停机库。

无法透视的豪华车载着贵宾们穿过安检处,才抵达站满黑衣保安和穿着红色礼服漂亮模特儿的红地毯前,他们有些人手中还端着食物和饮料。

这就是那些“超级贵宾”的抵步方式,大部分人都带着印有金色“每一天都是生日”字体的红色邀请函,提早在 Palazzo 酒店的 LAVO 夜总会登记。他们都会签署保密协议,并提交自己的手机才能登上小型巴士,再出发至不远处的派对地点,这些贵宾还包括著名节目主持人 Robin Leach。

Robin Leach 是美国80-90年代,因主持《富豪和名人的生活》而走红。

《拉斯维加斯太阳报》的八卦专栏还调侃, Robin Leach 是其中一个透露迅息的人,因为他发表推文,“邪恶的独家! 小甜甜布兰妮明天将飞来拉斯维加斯,出席一个史上最神秘和丰厚报酬的演唱会。”

其实邀请 Robin Leach 的其中一个条件是,他可以报道这项派对,但不能透露主人家身份。Robin Leach 由此而发出主持生涯中最不解的疑问 —— 为什么这主人家如此神秘但却耗费巨资来办派对?

入夜后, Robin Leach 被演唱会的装潢震惊。他环顾派对地点,是一个停放摩天轮、旋转木马、马戏团、蹦跳床、雪茄库和遍布白色沙发的地方。他仔细打量一番,一边是马戏团主题,而另外一边则是非常时髦的夜店,当光束和烟火射向空中时,这俨然看起来就是一场巨型演唱会,而不是私人派对。

Robin Leach 心路盘算着,这至少耗资数百万美金。派对还出现 Kanye West 和 Kim Kardashian 这对新爱侣;而名媛 Paris Hilton 和万人迷 River Viiperi 站在在吧台;而演员 Bradley Cooper 和 Zach Galifianakis,则趁着拍摄《宿醉3》的空档而溜出来。这是非常罕见可以聚集如此多顶级演员和歌星的派对......

服务员端出插着吸管的迷你香槟瓶,调酒师站在24尺长的冰块后不断添加饮料。这时, Jamie Foxx 开始将一段影片投放在巨型荧幕上,里头都是刘特佐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自发性拍摄的画面,每个人都跳着那一年最红的“骑马舞” Gangnam Style... 

除了这些,还有工作人员开着一辆鲜红色的蓝宝坚尼抵达,有3辆由不知名者送出的 Ducatti 运动型摩哆车。最后,刘特佐的弟弟刘特笙,开着一辆价值250万美元,以彩带加作装饰的布加迪威龙送给他。

刚过了午夜12时20分,烟花划亮了漆黑的夜空,歌星 Usher 和 Kanye West 等人也继续让派对嗨个不停。而刘特佐坐上他的豪华专车回到 Palazzo 酒店,继续开赌至隔天的中午。

这就是刘特佐打造的世界。

当地电台 KROQ 在两天后说道,“正当你睡觉时,一名中国亿万富豪正进行一场年度派对。”,这家电台搞错了刘特佐的国际,而且也称呼他为“ Jay Low",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是最后一次.........

2018年4月8日星期日

为何我拒绝张有庆?

## 我看到有人分享此文,特此强調,這是希望在野黨能看到這篇文,考慮更換希盟美里區候選人。

这不是一篇枪手文,也不是叫你投人联党。但作为美里人,我曾在2013年的第13届全国大选投给他一票,加上过去5年也有不时在国会采访,尝试用数据佐证我的意见,或许给你不同的看法。

如果你是觉得我领狗粮卖华,可以直接滚蛋。因为真正的言论自由是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不是你不苟同我的看法就可以攻击我。



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人民公正党委派张有庆医生上阵,成功以1992张多数票,拿下人联党的陈超耀,以及革新党的张官发。

1992张票,让当时民联的印尼咖喱辣乌巴响彻云霄,尽管在野党没有执政,但能攻破国阵堡垒,的确让人欢喜好一阵子。

然而,高昂的选举气氛终会落下,一切回复正常。

当初投选张有庆,我是冲着让国家迈向两线制而去,也延续家中一贯传统—— 国阵够强大了,应该让在野党的票数提高,尽量制衡。加上砂州的情况和全国不同,国州选举是分开,当时也没有出现国投野,州投朝的情绪。

这一切绝对凌驾于对他个人名誉的看法之上,所以我决定给他一次机会为我问政。

那么现在,既然张有庆是国会议员,那么我就取他在国会的成绩单。

大家可以 到国会官网 ,键入 Teo Yu Keng,就可以得知他在过去的第13届国会会议中,将什么问题带入国会讨论。




根据搜索结果,一共有26条资料。在扣除马来文和英文重叠搜索后,提问减少到16条。分别是2013年8条,2014年5条,2016年3条。

第13届国会是从2013年5月后到2018年4月召开,这5年里头的搜索资料,独缺2015年和2018年,其他年份的资料也少得可怜。

同样是国会一年级生,来自行动党的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就有不错表现(见上图)。至少她从一开始需要前辈陪伴召开记者会,而且没人理会,到中期敢于在国会内发问等等,都算有进步。

当然,提问是一名国会议员其中一项功课,重点在表决一些不公的法案同时,送他进入国会有没有帮我投下反对票,可是好几个重要的法案,他竟然缺席。

2015年4月7日:国会辩论和表决《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他缺席

2015年12月3日:国会表决砂州选区划分,他缺席

2017年11月20日:希望联盟突袭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表决,他缺席。如果成功,其程度相等于不信任票。

回到上文,张有庆在2015年、2017年和2018年,完全没有提问资料。(2018年有看见他出现,针对选区划分投下了反对票,科科!)

不过整理了一些资料,2015年5月15日,张有庆被匪徒用棒球棍袭击,肩膀、背部和后脑勺受伤。



不晓得这是否和张有庆缺席国会的原因有关?但必须说,从国阵的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脚伤撑拐杖,到行动党的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头伤缝针,他们都至少负伤到国会出席会议。

无论如何,在问答的资料处,必须对张有庆公平一些,反对党联盟在国会里头是各司其职,大家都会针对不同的问题进行追击,所以你可以看到一些“不相关”的提问。

至于国会官网上载的资料,或许,可能,不排除手误没有输入更多资料,就看你怎么看。

但就以上的几点,张有庆不值得我手中的一票。
记得,鸡蛋和高墙,你除了可以选鸡蛋,也要选有能力的鸡蛋。

张有庆的相关提问:


2013627日:
询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砂州在2008年至20135月期间,建造的可负担房屋数量

2013627日:
询问教育部部长:承认统考文凭条件事宜
PR-1311-L55021

201372日:
询问交通部:美里港务局的成本和年收入

2013718日:
询问教育部:对承认统考做出的努力和列明的条件
PR-1311-L55021 

2013923日:
询问卫生部:对抗鼠尿病事宜

2013925日:
询问首相:政府针对砂州元首被《全球见证》指控贪污的调查进展

2013926日:
询问卫生部:有关执法组扫荡假药行动事宜。

2013102日:
询问卫生部:有关一个大马诊所的数量

------

2014109日:
询问内政部:全国警察成员数量以及招收条件

20141015日:
询问能源、绿色工艺部:国内的水坝数量以及每座的建造费和开销

2014115日:
询问旅游及文化部有关提升和美化砂州海边,特别是美里。

20141125日:
询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如何解决美里非法木屋问题,如残旧、没有水电供应等。

20141127日:
询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询问第一房屋计划进度,以及截至2017年的完成数量。

-------

201638日:
询问高等教育部:是否考虑让持有SPMUEC毕业生报读公立大学

2016310日:
询问卫生部:如何解决沙巴和砂拉越医院数量、器材和人员短缺问题。

2016329日:

询问教育部:如何解决学校维护和维修管理。






2018年1月30日星期二

关于采访线上这件事(上)


這是一篇這些年站在採訪線上的一些事,想和不熟悉這一行的人分享。雖然說新媒體的時代來臨,但這些都是一些自媒體未必有機會經歷的一些事,算是感恩,算是感激。

1. 公假

公假對媒體而言,是一種可有可無的事情。可有,是因為它可以讓媒體在那一天選擇上班,如果自己的的週休可以落在當天就更好,那樣你就可以享有補假;可無,是因為你知道即使是公假,你還是得上班,不會因為公假而暫時沒有印刷出版的。

還有,別再因為我們可以一次過放假超過10天而羨慕,因為很多時候你們在享受悠長假日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工作,然後享受通暢無阻的街道。

每每看到2018年有什麼連假然後可以計劃買機票那些,抱歉,這些和媒體從業員無關。


2. 錯過婚禮

錯過婚禮,不外乎是請不到假期。媒體的工作時間雖然自由,但也無法預測你的採訪工作何時會結束,什麼時候老闆會不會給你一個加班。若是落在週休則無所謂,否則,你會選擇默默將紅包轉交給新人朋友,獻上祝福。

3. 席地而坐

別以為採訪的時候人家一定會把你當神!這一點從國會、論壇、醫院甚至到街邊,無論你穿地多麼漂亮和西裝筆挺,你還是會席地而坐。尤其是遇上趕稿時刻,只要能坐下的地方你都不會有再多要求,上稿按SEND的那一刻才是最重要的。

4. 看得到卻吃不到

一般上這種情況會發生在晚宴,主辦單位雖然安排食物,但你為了能提早下班,只能忙著記錄致詞,間中只是隨手夾了幾口說入嘴,致詞完畢,說拜拜,回家寫稿。

除非,你的上司會很奇蹟地告訴你:“這個不趕,明天才上稿”。但即使如此你也不放心,深怕哪天上次拿這個和你翻舊賬。


5. 人要比車硬

這點比較罕見,只有為了追求某些重要的談話,所以才會對當事人窮追不捨。筆者見證最誇張的,是韓國媒體追到對方拒絕發言而狂踹車門。相反地,個人比較嚮往美國電影的情節,總是會給當事人一些空間,畫面不再是狼狽地閃避鏡頭,所以無需瘋狂推擠。

啊,還有新加坡的余彭杉走出法庭時,媒體也不會推擠或攔截他。

6. 聽白痴言論翻白眼

很多時候你礙於攝影鏡頭而不敢翻白眼,反而是心理有千百萬個白眼和髒話想要罵。除了白痴言論以外,無言的就是當事人可以帶你遊花園,以致你的靈魂短暫出竅。或許,該想想寫完稿要去哪裡吃東西。

7. 車內的雨傘要多

車上有很多雨傘,是因為每次出席記者招待會,主辦單位送上的是雨傘。所以你久而久之累積了很多,不說你不知道,其實我們還真的可以賣雨傘。記得有一次雨中集會抗議,我從車窗內表演魔術,伸出11把的雨傘,解救同行和YB們。

哦,和雨傘一樣多的東西還包括 USB 隨身碟、毛巾和茶杯等等。

8. 專用集會配備

託這幾年社會運動蓬勃的福,媒體都有自己的集會配備,從方便自己採訪的防水包、短褲、毛巾,到預防水砲煙霧彈的口罩、蛙鏡、頭盔、牙膏和鹽,當然你也可以很優雅地帶上power bank 和小風扇。

9. 週末陪大會

這點其實和沒有公假一樣,週末不會因為是週末,而讓你的採訪量減少。

雖然換上輕鬆裝扮採訪,但你可能當天會進行合法賭博行為——寫萬字,就是將幾小時的大會、論壇、講座幻化成過萬的文字。


這些就是關於媒體生活上,你可能不為人知的一面。寫這個並未是賣弄悲情,說自己有多辛苦,因為有多幸福的東西你也可能不知道。下回揭曉!


2017年10月28日星期六

于是,11月份再度充满期待


2017年过了10个月,算是工作轉捩點的一年。跑馬燈跑過過去的一些日子。

新年去了不丹一趟,心裡就更加安靜了一些;3月份和前公司清了一些年假和補假,整個月都在美里待著。忙著打掃家裡和修建一些花樹,發現門前和媽媽種的那棵樹已經快10年。

4月份復工,想離開的心情依舊懸掛著,碰巧7月份的一個契機,讓我堅決走出了辭職的那一步。自此之後,雖然清着舊公司的合約剩餘假期,但也在家架設網站,學會了一些簡單的編碼。

一路上,感謝很多很多的貴人協助和給予意見。也感謝公司的出差,也好,當作調整環境時的一些緩衝。

上週,朋友陸續發來了前女友PL的結婚“公告”,字裡行間都敘述者現在的丈夫,如何在她低潮的時候拉了她一把。朋友們問,這樣看起來那個低潮,是我造成的。

那是一個週日的傍晚,炎熱的外頭突然下了一場大雨。坐在一家民宿內喝著啤酒,心情也隨著簡訊湧入而開始不安、不滿、不服。

原來,出軌的人可以這麼掩飾,也還好,雲端的出軌證據至今還沒刪除。若有空,可以拿出來提醒自己,警惕自己。

《好樂團》的瓊文在歌曲《我們一樣樣可惜》中這麼寫下心聲:

“我們往往是滿身狼狽地走到想要走到的地方,當我們用自己的視角看待所愛的人、事、物時,自然會有很高的期待與付出,但我想有些經歷的人們都知道,不是每件事情都是付出就會有同等的回饋,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時常會感到憤怒與失望,有時會無從發洩這種情緒,因我們仍需維持生活的運作,直至我們承受不住而崩潰。”



其實,都過了快兩年,心裡的怨恨其實已經逐漸淡去,留下對字裡行間的不滿。

回顧這兩年來,我過得是快樂和幸福的。至少,我不再需要追著另外一個人奔跑,反而找回了很多踏實的感覺。

11月份,再次期待,再次出發。







2017年7月25日星期二

看醫生時,被屌了一輪....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瀉了一天的肚子後,頸部到後腦勺開始酸痛,在想是不是早前高血壓導致,於是到社區裡的診所看病,結果被醫生毫不客氣的屌了一下,現在應該醒了。

等待看診的時間總是特別長,牆壁上的電視播放著卡通,門外的車輛進進出出,下班後的人們都排隊購買號稱整個郊外嶺最好吃的漢堡。

回想起今年4月複工後,同樣在這家診所被診斷出患有輕度高血壓,醫生當時勸誡,應該將體重降下來,然後開了一盒降血壓的藥給我,叮囑我必須吃完,希望兩週後再去複診時,依情況斟酌劑量。

“CHUN CHING”,護士叫喊我名字的聲量打斷我的思考,是否應如實告訴醫生我沒有聽話服完藥物。

相隔三個月再見蔡國權醫生,他依舊用著標準的中文和我對話,蓄了夾雜黑白色的羊鬍鬚,但炯炯有神的眼神透過玻璃片掃描著我,讓我感到心虛。

和醫生說明今天瀉肚子的情況,還有後腦勺的疼痛,結果竟不知不覺地脫口說出“老實說,我沒有把上次的藥吃完。”,孰不知這時掀起了有史以來看診時的高潮.....

“可以知道為什麼你沒吃嗎?總得有個原因吧?”,聽到這句話,我支支吾吾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低聲地說,“呃...朋友和親戚說...高血壓的藥如果吃了就不能停止了。”



蔡醫生此時放下手中正在寫著潦草字體的原子筆,身體坐直靠向我開始說,“當你買車的時候,廠商會給你WARRANTY,讓你回到原廠保養維修,如果你去外頭的車廠,會面對影響保家的問題,對嗎?”

我點了點頭後,身體開始接收他接下來一連串的,應該是看不過內容農場等錯誤資訊的負能量。

“我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的人還是無法進步?面對很多的訊息還是無法過濾和求證。大家都在網絡上針對某些課題,一窩蜂失去理性地指責,卻沒有去思考為什麼。”

“為什麼大家總是要聽三姑六婆的話?以前我們只有NOKIA手機的時候,只可以撥打電話和發送簡訊,可是現在呢?很多東西一機在手,我們都可以搞定,但為什麼就是不會花時間去求證?”

這些話對一個媒體人來說真是一記響亮的耳光,不求證的媒體!哈!我吞了吞口水,繼續聽教,可是嘴巴蠢蠢欲動而出的是想詢問“醫藥陰謀論”的東西。

詳細地就不太記得,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在我的病歷卡上寫了一些字和圈圈後,大力的放下原子筆繼續說道,“說真的我很失望,我們的社會要怎麼進步?完全沒有競爭力。”

之後的一些話,是說他每次看病這麼久都是在和病人說教。“我每次都要花上時間去和病人了解,為什麼就是不肯吃藥。”

“我曾經在醫院呆過,晚上是最多突發狀況的時候,一旦有病人需要急救,我們就立刻拉起窗簾開始搶救。鄰床的病人和家人肯定開始害怕,為什麼?因為他們可能下午就互相認識,可是晚上卻有一個人出現危急,結果就去世了,他們擔心自己會不會也這樣。”

“你們沒有看過那種生離死別的情況,所以感受不到。現在我自己出來開診所,我就是負責第一線,要努力地阻止我的病人,會去到醫院的那一刻。”

後話,關於吃高血壓藥物是否就不能停止,蔡醫生給了這樣的回答。

“造成高血壓的原因可以是遺傳,可以是體重,遺傳是先天性的,我們沒有辦法改變,那麼就要改變你的體重,當你體重瘦下來了,高血壓就可能消除,但這段期間你還是要透過吃藥來控制。”

“至於那些說不可以停的,就很大可能是因為他的遺傳,他如果很瘦了你要他怎麼減重?那唯有吃藥來控制。”

大約10分鐘後,蔡醫生的醍醐灌頂終於結束,我的血壓指數為140/90。

領了藥後推看診所大門,看見大家排隊等候的漢堡車正香氣縈繞,“你一定要控制體重”的這句話,讓我轉移了方向,選擇回家。

但願我會醒很久。

啊!對了,他還說,知識不是給你賺錢的力量,而是克服愚昧的力量,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