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提早州選是束縛非解套

紛擾之後,林冠英廉價購屋的課題最終變成檳城或舉行州選而取代。 今晚,林冠英通過面子書帖文說,解散州議會並不是為了他個人,而是基於還政於民的原則,讓檳城人決定還需不需要這個由他所帶領的檳州希聯政府/團隊為人民服務。 另外,行動黨全國組織秘書陸兆福強調,林冠英不可能獲得公平判決,因此解散檳州議會,可以讓人民決定是否仍要林冠英擔任檳州首席部長,以及由行動黨繼續執政檳州。 這算是一場成功的公關秀,悲情牌成功奏效,但隨之而來卻引發諸多疑問。 首先,如果按照林冠英所言,倘若真的是為了還政予民,那麼林冠英應該做出詳細聲明,不會參加來屆州選。因為人們如果真的支持行動黨或者希望聯盟,就一定是在國陣的對面畫X。人民不會因為沒有了林冠英而拒絕行動黨,沒有了林冠英而覺得世界末日,投向國陣。 再來,如果林冠英堅持上陣,是否就真的應驗上述所言,繼續由他去帶領檳城希聯政府/團隊?若是,那接下來的路,林冠英真的就被政治迫害了,首長人選如何解決?檳城是否又再迎來另外一場補選? 個人從不認為檳城提早州選可以林冠英解套,反而讓人民反感。行動黨為了一個檳州首長和黨秘書長,耗盡資源製造選舉,但最終卻未必能拯救林冠英於政治迫害之中。 今日的工作訪問中得知,陸兆福昨日乘安華出庭為蔡添強煽動案出任辯方證人時,詢問安華的意見,但安華卻非常不認同行動黨採取州選的策略。


州選只是火箭獨角戲?


自民聯瓦解之後,取而代之的是希望聯盟,不過在檳城選舉上卻看到這仿彿是行動黨的獨角戲。昨晚在公正黨總部的會談,林冠英並沒有出現,公正黨給予“找不到理由支持”的理由打發。 在大馬的政治史上,並非只有檳城醞釀提早州選。在1987年,砂州白毛首長因為經歷“明閣事件”,所以將州選提早了18個月,最終他以大勝而穩住了局勢。 換個場景,今天被控貪汙的是阿德南,以他土保黨在砂州的能力擁有許多的支持者,但最終他仍學習白毛過去通過提早州選來穩定軍心和政局,那行動黨的文告該如何寫? 今天國陣的對象就是要擊垮林冠英,行動黨也深知要林冠英辭職是一個陷阱。但提早州選並非是一種解套,恐怕是繼續束縛行動黨,無法在全國大選改朝換代的美夢中甦醒。—— 反感! 所以,話題最終還是回到林冠英身上,林神一天仍在,國陣一天追宰,行動黨也就繼續為了林神忙上忙下。

2016年3月28日星期一

走出冷氣房後,抗爭何去何從?

“3.27人民集會”終於舉行,它和以往的街頭抗爭集會不同,除了沒有動員公眾出席以外,同時在一家會展中心舉行,19名政黨和非政府組織代表輪番上台演講,細數納吉和國陣政府的不是,尤其是26億令吉。

不過,它並沒有因為在充滿冷氣的會展中心舉行,和發起人再益依布拉欣只邀請1500人出席,而顯得略為“珍貴”和“高水準”,反正抗爭可以存在不同的形式,無需相提並論,但令人值得思考的是,走出冷氣房後,強推的《公民宣言》能否如敦馬所言,得到越多人的支持,國家元首和皇室就會正視?

正視是後話,得到更多人支持是前提,但要促成這個前提,敦馬也深知當中的難處。他了解國家仍有許多人面對白色恐怖和一些威脅,擔心日常生活面對困難而寧願避而遠之,包括不太願簽署宣言。

我反納吉,但我還未簽署這個公民宣言,我不畏懼被對付,反而是思考著敦馬和林吉祥的朝野合作,能帶來何種變化?




敦馬和慕尤丁始終還是在記者會上承認,他要的是納吉退位,至於接下來的首相人選容後再談,反正是最多議席的政黨“話事”;另外,伊黨的沙拉胡丁還說,馬來人和土著的權益已經受到憲法的足夠保障。

綜合這兩點,其實我簽署人民宣言促成的是什麼?換了納吉,沒有換到政府,沒有體制改革 ,對嗎?華人要的公平,在哪裡呢?淨選盟2.0的主席瑪麗亞陳也在昨天的演講中提醒,如果沒有改善體制,幾年後的大家還是會站在一起要求另外一個首相下台罷了。

很多人會說,管他的,反了再說,換了再看,反正我要的就是拒絕國陣,拒絕貪污,去他媽的GST!你不給國陣倒,體制怎麼改善?嗯,這句話我也曾經在416州選和505國選喊得響徹雲霄,但如今心中的那把尺多了一些保留空間。

以前的民聯的確賣了一個美夢給我,我非常相信,手中的那票可以改變未來,改變現況。

倘若你現在問我,接下來投票會投給誰?基於國選還有一年半載,我還需要時間再根據朝野的成績單做判斷;至於即將來臨的州選,坦白說,第三勢力和廢票是我的優先考量,國陣為次,火箭為三。

州選上,從看盡國陣的腐敗而投選的火箭,這兩者過去4年的成績其實有目共睹,既然我無法改變這兩者的習性,我不妨投選第三勢力的獨大聯盟?反正它不是國選,我要的是國陣和民/希聯檢討。(如果他們都不檢討了,何必要我不投廢票?),反正,距離國選還有時間,真心希望但願冀望祝福希望聯盟有改變,哈!

記得,讓心中那把尺的保留空間越來越大,絕對不單是因為林冠英的購屋風波,或者是郭素沁的風水論。

如果堅持立場,拒絕以“凝聚力量之名”靠攏他人,或許這才是鬥爭,少來什麼為了國家前途的大方向這類喊話,除了没有原则,也很噁心。


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我已經被洗腦

這是一篇從“巫裔新年期間售賣8令吉檸檬冰”新聞所延伸出來的側想。

眾所周知,華人從倒數新年至新春期間的熟食價格都會比平常高出許多,稱為“新年價”。但這則新聞卻讓我有不同的思考空間。

是誰,先開始新年期間將熟食價格提高?是誰默許?先從經濟學的基本法則 —— “需求和供應”來看,市場的價格取決於需求,也取決於供應系數。最簡單的說法是,新年期間沒有人開門煮食給你吃,你只能接受我這種價格;但又有誰去質疑,新年後還有沒有降價?這麼做還有沒有王法?

問題來了,當一種養成的既定印象或文化被根植在腦海中,變成一種“理所當然”,大家就不會再去質疑,不會覺得有問題。這也是本文的中心 —— 原來我被洗腦了。

身為東馬人和成長的教育環境,我沒有巫裔朋友。是進入社會後才開始了解巫裔穆斯林的生活和禁忌(多過豬肉禁忌)。而站在採訪線上,每次看到有關穆斯林或伊斯蘭教的爭議、敏感和極端新聞,都會和身邊的穆斯林朋友求證和交流,讓我願意購買《The World Without Islam》,或者《信徒的國度》,了解伊斯蘭。

好的,鋪陳完畢。為何我會說我因為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對我產生洗腦和衝擊。

過年前,我曾到吉隆坡茨廠街進行採訪部長。活動結束後就在一家肉乾店召開記者會。那間店的門口不斷地燒烤肉乾,油煙瀰漫在空中,只要你走過身子就會沾滿灰燼。

我下意識地對著《星報》的穆斯林女同行說,“記者會在裡頭,你介意嗎?還是我出來之後Brief你或者給你錄音?”;她說沒關係,因為她只是進去工作。我說“可是他們在燒烤豬肉乾呢”,她就回答我:放心,我很虔誠,我沒有吃就可以了。

當下當頭棒喝,我才發現我和那些“自我閹割”的大愛族很像。記得回鄉過年的某個早上,我獨自在餐廳用餐,看著華裔、土著、馬來人都坐在一起享用食物。突然發現,原來我的成長環境,各族已相容在一塊到我忽略的地步,讓我無需刻意地去顧及他人的感受,也就是那種隨心的尊重。


(網絡取圖)

隨心的尊重?也就是你可以在封齋期間吃喝,而不是順著“尊重”之名而躲在角落解決;你無需在夜店了配合他而大家一起喝可樂;大家可以到教堂去做禮拜等時間過或互相學習..... 一切的一切,是因為你們知道你們的宗教默契,是歸於信徒和上蒼之間的事情。

舉個例子,以前原住民鄰居會在慶祝豐收節的時候在門前宰殺豬只,當他們進行儀式的時候,只看到豬兒扯著繩子企圖逃跑亂竄,而下刀的那一刻鮮血賤到了屠手衣服,哀嚎聲響徹,儀式後將鮮血沖洗流入溝渠;恰巧我家的大伯公神台朝外,怎麼辦?只是上香告知,再拿紅布遮蓋大伯公,然後把大門關上即可。

我們知道各自宗教不同,所以我不會拿著獵槍對著你說,請你尊重我家有神台,不要在我門口宰殺!他也不會拿著吹筒對著你說請你尊重我今天慶祝豐收節,不要來傷害我的情緒。

這樣的尊重並不刻意,並不委曲求全,因為那是信徒和上蒼之間的事。

回到半島,托政客玩弄之福,啤酒節、遛狗、演唱會和廣告等等都要顧及他人的感受,只會顯著這些人的信仰基礎是否如此脆弱。


2016年2月14日星期日

30歲,一個人,生日快樂!


記得好久以前,一直告訴自己應該來個30歲的間隔年,放下所有一切,任性的活一年,但偏偏來到30歲,還真的有些措手不及呢。

不知是哪個傢伙,讓“30歲”形容的是人生歲月的一半,為何不是31歲,35歲或40歲?搞到大家在倒數30歲關卡時都緊張兮兮。

恰巧生日落在了情人節,很多時候都不知道怎麼應對這個節日。一直以來覺得生日和情人節,真的沒有什麼不同,反正就是普通的24小時和日出日落,並沒有因此而享有什麼特權。

以往,覺得情人節最好的禮物是一個擁抱和一個陪伴,但今年恢復了單身,回到熟悉的一個人,和不斷和自己對話,自己想要的感情,依舊是穩定的,而且是以結婚為前提的戀愛。

很多人我,一個人不悶嗎?大約是5年前,只身來到吉隆坡後就聯繫了一個人吃飯看電影到處走走,我享受和人的交流,即使是住家的外勞保安,我總能聊上幾句,試圖窺探他們在異鄉的生活。

此趟回家,發現過去一年,朋友們都結婚生小孩了,有些小孩也很大了,感觸良多。尤其是宇恆的那首《朋友們都結婚去了》,但我的心沒有因此而孤單或動搖。但好友PY說得對,前往不要讓年紀給綁架了自己。

也因此,我發現了自己有人群恐懼症,若不是站在採訪線上,我對於人潮感到不耐煩,太陽穴隱隱作痛,視線無法集中。

30歲,給了自己想要6年多卻沒有完成的禮物——刺青。它原生自DJ彪民的名言《夢想不必偉大,心跳必須炙熱》,提醒自己想要幹的事。


夢想不必偉大,心跳必須炙熱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Ola Bola》,但願激起馬來亞之虎精神



和一般講求團隊合作精神的體育勵志電影一樣,《Ola Bola》 的故事線基本上是講述球員為了爭做靈魂人物而不和、球隊新教練的作風引來不滿、到最後一些契機重新凝聚球員的團結力、再來跌入低潮、再來贏得比賽。

不同的是,雖然這部是講述國家足球隊在80年代的輝煌事跡,尤其是拿下韓國而取得莫斯科奧運資格,後因為譴責蘇聯入侵阿富汗而杯葛奧運的元素,沒有給人多大的驚喜和期待。

但CHIU導周青元依舊擅長將每一個平民角色和80年代場景刻畫的淋漓盡致。

作為80後,在電影中看得是大馬自家的足球史;一些從父母口述的映像在電影中重現,例如兒時的遊樂園、用藍白帆布夾起來遮蓋物品、收割橡膠的窮苦年代即使拿到全A也無法深造等等,都非常貼近回憶,而且有沙巴美麗的鐵路景色!

和過去從《大日子》開始到《一路有你》,團隊精神更多與親情,更能感受到球員之間的兄弟情。

至於人物角色、還有催淚點,大家自己買票進場看吧。

只能說,我相信感動每一名觀眾的勵志角色和角度都不同。因為感動我的不是主角,而是擔任足球評述的配角;還有在電視台工作的媒體角色。

反正就是和電影海報的標語一樣—— “ You Will Believe Again ”。

有人問我覺得票房會如何,依我看,我不知道這次會否像過去的《一路有你》做回頭客看個兩次或以上,但這次講述的是足球、除了馬來文對白相當多(真的是學馬來文的時刻啊!)外,淡米爾也不少,我相信這又是另外一個全民電影,讓各族捧場。

另外一個角度,是覺得這部電影帶給我另外一個失落感,縱然我並非熱衷足球運動,但看見我們現在的水平和當年1970年代可以戰勝韓國的水平相比,不勝唏噓。

希望這部電影不是讓我們只能緬懷過去,而是通過電影和故事,讓輝煌日子轉變成現任足球隊領導層的腦力激盪。

如果沒有,也好。《Ola Bola》繼續讓你沉溺於甜蜜的回憶之中到老。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生活是不需要準備的


多年前的《我可能不會愛你》沒有完全看完,這次倒看了李大仁和程又青演的《杜拉拉追婚日記》。

程又青和仔仔原本是情侶,但卻因為苦等仔仔的求婚時,偶然在工作室遇見讓她怦然心跳的李大仁。但剛好那一刻,仔仔卻準備求婚.......

看完整部戲,同樣是糾結在男女感情所面對的問題上,比起上一部看得《紀念日》是不同的風格,因為那一部算是赤裸裸寫實的問題;而這部則有些不夠到位,典型糾結觀賞者的心理那股無奈。

最後程又青選擇了誰,大家還是自己去看比較好。會不會像《犀利人妻》那樣,謝安真選擇了藍總監?不知道......

但這部戲有太多的金句,網絡谷歌隨手捏來。其中點醒我的就是這句:你這個年紀,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不好是天理不容。

放在工作上同樣受用。

其實,生活的確是不需要做準備的。很多時候我們都告訴自己沒準備好,亦或者告訴自己,我需要做準備,從而需要更多的時間。

其實需要的時間,究竟是為了去確認和肯定,還是看清楚自己的猶豫不決呢? 這和衝動的決定完全無關了。



1.五年等不到的,一個月卻做到了!
2.結婚,真的不是只在已婚欄位上打個勾這麼簡單…
3.你是沒準備好結婚,還是沒準備好跟我結婚!
4.其實生活,好像也沒有哪一刻, 是需要真正的準備,才能做什麼事。
5.我可以不用環遊世界,但我不能沒有你,因為我人生中最美的風景,是你
6.我需要的是一個能真正理解我的人,而不是一個隨時可能走掉的男朋友。
7.也許,你會因為失去多年的男友而難過;但是,在下一刻你就有可能遇見你的真命天子
8.我可以不用環遊世界,但我不能沒有你,因為我人生中最美的風景…是你!
9.你這個年紀,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不好是天理不容
10.做決定靠得不是時間,而是感覺
11.職場也是情場,總有小三在旁虎視眈眈!
12.衣服是一個女人的名片
13.你這個年紀,穿的好是風韻猶存,穿不好是保潔阿姨
14.你再能幹,再能拼,也拼不過皺紋和下垂
15.永遠別說自己別無選擇,要珍惜自己說不的權利
16.你口口聲聲說別無選擇,到底是誰在逼你了?
17.我是來做事的,不是來做人的
18.太多女人自己想不清楚,又想要工作,又以為自己的男人會等著她把工作的電話打完
19.­當真愛來臨是不需要準備的
20.我的年紀讓我罪孽深重

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二師兄,為啥你去拍照呀?!


图取自《当今大马》

配合2016年猴年,西遊記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曲 —— 《三打白骨精》將在今年春節上映。可是礙於大馬國情不同,所以海報中的豬八戒“被遺忘”,此舉引起兩極化反應。

有人說,網絡媒體《當今大馬》的報導無趣,因為實屬沒有必要;但另一邊廂這認為這是必須獲得正視的。我屬於後者。

為何“去豬八戒化”?有傳這並非是電影局的要求,但却是電影院的自我敏感,因為亂世當道,他們決定去豬八戒,但這卻讓眼尖者看出。二師兄去哪裡了?!

電影院的自我敏感不完全是錯。試想想,當你身處在一個連屋頂十字架造型都可讓信徒的自尊受傷或者不安的國家裡頭,而你又必須顧慮公司的營運,你會怎麼做?抽掉,希望沒人發現?還是繼續放八戒,讓脆弱的信徒借題發揮,跑上電影院門口示威要求撤下海報,甚至是號召抵制你的院線?

後者無疑更能激起群憤,製造輿論壓力而得到人民的捍衛,甚至得到另類宣傳,但那是一條“漫長”的路要走。

我覺得,自我敏感不是錯,錯就錯在這個國家的國情和社會現況,已經讓你處處驚慌。不信?回顧大家較為熟悉的摸狗事件,如果大家是活在開明且沒有脆弱信徒的社會上,我們是否會因為舉辦摸狗活動而引起他人不安和叫囂?

所以,重點不是批評不贊同報導的人,因為這是一條界線去捍衛他們評論的自由。但往深一層思考,今天社會真正要的是一個包容,而不是自我矮化的包容。

如果今天我們可以自我矮化,讓其他人頂著“請尊重”的道德制高點,要你去包容他們,我想接下來我們是不是還要包容其他事情?比如說,尊重他人感受,2019年的金豬年裝飾不能有豬的肖像。

嘿嘿,你覺得我扯遠了?往往很多事情是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吞噬你,包括吞噬你的權益。

咦?說道豬年,怎麼上一輪的豬年好像沒有聽過我列舉可能性的情況出現?是網絡還不發達,還是當時的政客沒讓信徒脆弱?

好啦好啦,别认真。来个冷笑话。为何孙悟空在三打白骨精里头特别累?






因为三打白骨精,有三打,也就是说有36个白骨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