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

槍擊和抄襲後的另一面

午夜3点,在完成球賽和半夜的記者會,聽了很拗口的英文後回家,才發覺睡意都沒有。
處理好稿件後,倒了兩湯匙的威士忌,加上5塊冰塊。客廳安靜的只有冰塊融化的聲音,還有秒針滴答滴答地作響。

好,決定看看忙碌的今天,面子書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發現,不外乎充斥夜店老闆被殺,以及星洲日報的羅文正引咎辭職。在逐一瀏覽所接觸到的資訊後才後悔,太多複雜的資訊了。

如果你願意聽,可以繼續閱讀;若不,建議你離開吧。

先說槍擊事件(雖然報導還沒出街,可是通過同行了解),夜店老闆因為被幹掉,家鄉的網友們多數有著相同的反應,即:R.I.P、美里也有槍擊事件?、大家小心點,美里很亂了、或者是拍了短片,加上有點聳聽的標題。

再看看各個留言,發現有著在敢敢評論之餘,卻不敢寫出大家都知道的名字,比如BALXXNY老闆之類的。

此時心中的想法是,人已逝,為何還不放他一條生路?說這話我並沒有力挺往生者的意思。只是看到很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網友們熱烈討論。對,我或許也對個中原因不甚了解,但我的疑惑是,為何還需造口業?

還記得去年一名男生因為強奸不遂,而錯手誤殺了少女的新聞嗎?(我也是根據報章了解)
當時很多人都一味指責男生。適逢砂州大選前,更有網民質問為何允許自首並帶領警方前往棄屍地點的嫌犯,獲得保外?

同樣地,我的疑問是,如今所有事情已經進入調查和司法程了,不是應該停止批評嗎?這樣也可以避免為家屬帶來二度傷害。

無可否認,我不能要求每個網友都可以貫徹我的想法,畢竟那只是我的想法,可是在這種大環境下,是不是應該教導網友,不要一味跟著起哄呢?

另外,每每聽到槍擊事件,我就聯想到納吉將內安法令廢除的決定。我好奇,那些被釋放後的囚犯,是否有相關單位協助他們重返社會,或者繼續監督呢?

而關於星洲日報的羅正文引咎辭職的事件,是因為有網友踢爆他因為抄襲,而遭到處分。
和羅正文有數面之緣,加上老媽子曾告訴我他是誰,曾經在家鄉的獨中任教,所以有些許印象。

對於這個事件,一再警惕自己,千萬不要抄襲。這就是所謂“偷吃不抹嘴”的下場。

可是可是,不知為何,我只能感慨,他成了犧牲品。而且也讓網友逮到機會狠狠繼續以“腥臭日報”、“如同UTUSAN”等留言轉載星洲日報的道歉啟事。

(我的部落格公開的,很有可能被網友搜尋,然後被標籤為很想紅)

我想說不挺網友,只是認為找不到理由去挺。誠如同行所說,這年頭雪中送炭者少,落井下石着眾。

也有同行說,"社會容得下到鄰國販毒的人,卻對蕭源盛百般指責……erm,這就是文明社會?"


對,這就是我的疑問。或許,我不應該對網絡這一塊太認真,不然我就輸了。

3 条评论:

Zhi Wen 说...

感觉上你成熟了很多! 哈哈

ahyin 说...

像上次的penang老婆婆被攫夺后倒地却没人救她的事情后,大家都把矛头指责在那些路人上,罪魁祸首其实是哪个攫夺老婆婆的坏蛋才对~~结果大家在面子书开骂的对象都是路人,我很想问问那些开骂的网络人,如果他们是路人,他们会上前救老婆婆吗?我相信就算是只猫他们都会只看不救~~~
这个世界越来越可怕~~

JuNQiN 俊欽 说...

zhi wen:
谢谢拉~哈哈哈!

ah yin:
对咯,网民是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