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1年4月9日星期六

兩線制的緣起和催生

砂州州選開戰,這幾天來,發現到面子書的朋友都在喊改變,自己也加入了comment的列車。因為發現很多網友也不知道自己在反對什麼,在為什麼而反對。

其實,你如果說我挺民聯,我也並不是完全的挺,因為很多東西民聯的確是需要改進,成立聯盟以來,內憂外患。加上我是覺得,沒有一個政客是真的為人民著想,管你說的天花亂墜,只要你真的有服務,那是人民最期待的。誰也不想看到一隻霸着位子的政客們,官官相護,袋袋平安!

那我挺什麼?和部落客偉翔聊過,我們都是在挺兩線制的契機。也通過他,讓我了解到,真正的民主需要的兩線制。

首先,常聽民聯說兩線制兩線制,那是如何形成,如何進化呢?轉載一個或許大家都聽過關於民主的寓言故事。



上帝把兩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南,一群在北。上帝還給羊群找了兩種天敵,一種是獅子,一種是狼。

上帝對羊群說:“如果你們要狼,就給一隻,任它隨意咬你們。如果你們要獅子,就給兩頭,你們可以在兩頭獅子中任選一頭,還可以隨時更換。”

南邊那群羊想,獅子比狼兇猛得多,還是要狼吧。於是,它們就要了一隻狼。
北邊那群羊想,獅子雖然比狼兇猛得多,但我們有選擇權,還是要獅子吧。於是,它們就要了兩頭獅子。

那隻狼進了南邊的羊群後,就開始吃羊。狼身體小,食量也小,一隻羊夠牠吃幾天了。這樣羊群幾天才被追殺一次。北邊那群羊挑選了一頭獅子,另一頭則留在上帝那裡。這頭獅子進入羊群後,也開始吃羊。獅子不但比狼兇猛,而且食量驚人,每天都要吃一隻羊。這樣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殺,驚恐萬狀。羊群趕緊請上帝換一頭獅子。不料,上帝保管的那頭獅子一直沒有吃東西,正飢餓難耐,它撲進羊群,比前面那頭獅子咬得更瘋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連草都快吃不成了。

南邊的羊群慶幸自己選對了天敵,又嘲笑北邊的羊群沒有眼光。北邊的羊群非常後悔,向上帝大倒苦水,要求更換天敵,改要一隻狼。上帝說:“天敵一旦確定,就不能更改,必須世代相隨,你們唯一的權利是在兩頭獅子中選擇。”

北邊的羊群只好把兩頭獅子不斷更換。可兩頭獅子同樣兇殘,換哪一頭都比南邊的羊群悲慘得多,它們索性不換了,讓一頭獅子吃得膘肥體壯,另一頭獅子則餓得精瘦。眼看那頭瘦獅子快要餓死了,羊群才請上帝換一頭。

這頭瘦獅子經過長時間的飢餓後,慢慢悟出了一個道理:自己雖然兇猛異常,一百隻羊都不是對手,可是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羊群手裡的。羊群隨時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裡,讓自己飽受飢餓的煎熬,甚至有可能餓死。想通這個道理後,瘦獅子就對羊群特別客氣,只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羊群喜出望外,有幾隻小羊提議乾脆固定要瘦獅子,不要那頭肥獅子了。一隻老

公羊提醒說:“瘦獅子是怕我們送它回上帝那裡挨餓,才對我們這麼好。萬一肥獅子餓死了,我們沒有了選擇的餘地,瘦獅子很快就會恢復兇殘的本性。“羊群覺得老羊說得有理,為了不讓另一頭獅子餓死,它們趕緊把它換回來。

原先膘肥體壯的那頭獅子,已經餓得只剩下皮包骨頭了,並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運是操縱在羊群手裡的道理。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點,它竟百般討好起羊群來。而那頭被送交給上帝的獅子,則難過得流下了眼淚。

北邊的羊群在經歷了重重磨難後,終於過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南邊的那群羊的處境卻越來越悲慘了,那隻狼因為沒有競爭對手,羊群又無法更換它,它就胡作非為,每天都要咬死幾十隻羊,這隻狼早已不吃羊肉了,它只喝羊心裡的血。它還不准羊叫,哪隻叫就立刻咬死哪隻。南邊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要兩頭獅子。”

- - - - - - - - - -

所以,這就是真正民主的緣起契機之一,就是大家了解的政黨輪替。
政黨輪替如何執行,如何開始?首先就是要有公平和乾淨的選舉。大家都對國陣和選委會的操作沒有信心,原因在於選票舞弊,選區劃分。如此的情況繼續下去,政黨輪替難以產生。

因為有了自由政黨輪替,人民才意思到自己選擇的權利,兩線制並不是說每一次選舉都要輪替,而是要有第一次政黨輪替,因為有第一次政黨輪替,人民了解到了自己選擇的權力,而兩個大黨或聯盟都有了執政的基礎和能力,才能夠真正的互相制衡,所以人民才可以真正做主選擇。

可是大馬人民存在一種想法是,不清楚在野黨的地位。很多中間份子都有相同問題,投你反對黨會有更好的明天嗎?都被執政黨灌輸,認為反對黨不能做事。因為我們沒有政黨輪替過,人民不相信在野黨,也過於相信執政黨。那也有人問,投票了,薪水會增加嗎?能不能立刻增加不敢說,可是投票了,有兩線制,政府做得好,有競爭力,薪水自然會起。

人們也常說,反對黨向來只會說,不會做。那這個問題的根本,就是回到反對黨沒有執政,行動、、反對黨都沒有收稅,如何開工?
如果要反對黨做事,就把稅金交給他。收錢沒有做事,該罵。但在野黨沒有收錢,做出監督(也就是指指指),是沒有問題的。(這樣可以應用在民聯執政的州屬)

對於選舉的原因,西方有一句政治格言:誰收了我的錢,我就要有選擇他的權力,以確定我的錢會用去哪裡,要怎麼用。這就選舉的目的。
就像買東西有選擇的話,肯定會買到比較好的。反之,如果被壟斷了,服務價格素質就肯定沒那麼好。

說真的,在野的一方,不管是國陣還是民聯可以做的就只是批評(找出錯的),監督,和給意見,僅此而已。看看國陣在雪蘭莪做反對黨,也不是什麼都做不了,同樣的道理。

那你說一黨獨大不好嗎?我看不見好處,如果一直被欺壓,我想沒有人願意。每一個獨裁的國家,最後的結果就是人民上街推翻,難道你也想看見這一天的到來?

即便是台灣在80年代,也是轟轟烈烈的街頭運動和民運才造就了開放和撤除打壓,很少有獨裁者(或說沒有)會願意自行放棄獨裁,你如果能掌控一切,為所欲為,你願意放棄嗎?

回到兩線制的問題上,為何說這是一個最好的契機?原因是,上一次改朝換代的機會在90年不成功,等了多個差不多20年到08年或2012年,這一次不成功,納吉將成為下一個老馬。馬來西亞沒有下一個20年可以等了。和90年相比,安華等於拉查理,公正黨等於46精神黨,而納吉則等於老馬。下一個十年,或許是納吉的權力牢固的時代,即使有危機,也會以權力解除。

所以,以羊群的選擇,來看現在大馬一黨獨大的政治,是不是應該有兩線制的誕生呢?這樣,有了執政基礎,才有競爭比較。人民也無需因為反對而反對了。

12 条评论:

潔兒 说...

很好的论点,完美的理论。
但是要真正做到真的不容易啊..
就好像theory和reality的区别。
如果真的能够做到,那就好了...

真的很多人对于自己的权力失去了信心,
根本连投票也不想投了。
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投的没意思,
根本就是废的。

我的诗巫朋友说,有投票=没有投的。
据他所说,每年他投票的那一个地方,
一定会有个停电,然后就来个投票箱的
“偷龙转凤”!
哇唠~ 这样都可以!
难怪他都不投票了。x_x

我想,首要解决的问题还是选举的公平吧!
不然所谓的选举还不是政党自己选自己?!
*无言*

Dream Fighter 说...

看了你的两线制,虽然不是完全了解,但是还算不错的建议...可是历史永远只有胜利者在写,所以不管是国政,还是民联,最重要看领导人怎么做...身为人民的我们,最直接当然要看到结果,最关心他们政策有打来给我们好处吗?还是给自己利益而已?不幸的是,国家贪污腐败在世界排名十大,人才外流(包括我),种族政策已是铁等一般的事实。我也不管那个政党说的多好听,我只要先改变!改变不一定会成功,可不改变永远都是没希望!

vince 说...

我非常欣赏这篇论文!说的很好,我个人赞成!
我就是支持换人,谁是谁非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让一个党扎根,因为扎了根的大树很难拔起,除了它老了,枯萎了,试问一颗大树的年龄有多长?

匿名 说...

朋友!!看你最近滿熱衷政治的,我也來給小小的建議.
台灣的民主是一步一步由野心的知識分子(主要是民主進步黨)經由十多年的吶喊而孕育出來的.
馬來西亞想要改變,必須要經過更慢長的時間,因為馬來西亞的文化背景更加複雜.
兩線制或者三線制將會是力量抗衡的起點.人民的覺醒只是第一步.
早年的國民黨-貪污,獨大,迫害.
現在的國民黨-清新,軟弱.
早年的民進黨-革新,給予新希望
現在的民進黨-內訌,腐敗
台灣的民主是我們台灣人自己走出來的驕傲,言論自由是我們說話的自信.
馬來西亞加加油咯...

JuNQiN 俊欽 说...

給匿名:
我其實是最近2,3年才開始熱衷政治的。這篇文章主要是要大馬人民了解,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反對。因為身邊太多朋友,不知道自己反對的點是什麼,只得到一些答案,說國陣不好,我說哪裡不好?如果真的不好,你20多歲了,還是一樣接受教育,長大成人啊。他說可是很窮,我就說那下一步是不是應該讓別的黨或聯盟嘗試?他似乎了解那的點的意思了。

台灣的民主成功,完全是靠台灣人。大馬的民主成功,除了靠大馬人,還須靠大馬人的那顆心啊~~

BTW,為何不留下姓名?寧作輕風飄過?

Dexton 说...

nice speech.....

匿名 说...

幹~~你有幾個台灣朋友???

JuNQiN 俊欽 说...

匿名: 有很多哦,你是網友還是朋友?如果是朋友,別告訴我你是曾道?哈哈!

匿名 说...

就只有他会说“幹”的台湾人。。。哈哈

不認同論點的人 说...

五年后, 將檳城林冠英換下來...

匿名 说...

世上没有绝对。人与人之间只有镇压和互补。这就是为何有阴阳的存在。就是要互相协调。绝对的胜利只会让赢家傲慢、轻敌;因此就没有进步了。政党输赢都不可以差距太大,这样在受到威胁的程度下,双方才会努力争取。如果投票结果差距太大,竞争就会减少,就会出现反效果。输与赢就应该在一线之差,这样才会阴阳协调。以输克赢,以赢抵输。输方有希望的话,就会去争取,赢方有威胁下,就会反驳。对我来说输赢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输赢的结果会不会出现更多的竞争,为人民争取更多的福利。

Michel Chng 说...

俊欽! 終於有空讀你這篇文章,已經在我的tab幾天了哈哈哈
是,所以我目前的立場是政黨輪替。
即使國陣在下屆大選前承認統考等等看似關懷華社的舉動,我也不會被打動,
因為無法原諒他們過去的惡行。
我要看到的,是國陣成為在野黨
其實,或許國陣成了在野黨以後潛力無可限量,
希望聯盟執政後表現差過國陣也說不定.....
為了國家的未來,一次的政黨輪替是絕對有必要的。
上面的故事我很喜歡,謝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