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4年3月30日星期日

咫尺天堂尼泊尔:烧尸庙(Pashupatinath)

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东部巴格马蒂河畔,座落着一座建于公元前400年,印度教久负盛名的神庙——帕斯帕提那神庙,那是一座印度教徒祭拜他们心目中伟大“湿婆神”的庙宇。同时,也是一个让许多游客开心慕名而去,但却以极度失落的心情离开的旅游景点。

它,就是俗称的“烧尸庙”。

烧尸,顾名思义,就是一般上印度教徒将往生者送到河畔进行清洗仪式,然后再放到木材上焚烧,象征着人在往身后灰飞烟灭,尘归尘。



从博拿佛塔前往烧寺庙,大约行走25分钟即可。路上可看到一些平常在电视中看到的“阿富汗战区”的街景。


那是 HOLI 撒红节的前一天。街上的小孩都开始拿着水袋准备袭击路人,为隔天的庆典热身。看见这名小孩走来,我下意识地收起相机,并微笑摇头挥手说NO NO NO,他才放过我。


进入烧尸庙,有很多入口。入门票其实蛮贵的,需要1000尼泊尔卢比,就是10美金,大约30多令吉。除了听说可以偷偷和保安买票350尼泊尔卢比以外,也可以从另外的门口“逃票”进入。

还有,这个1000尼泊尔卢比的价格其实会改变。之前有同行去的时候,是他们的飞机在内陆坠毁,然后全部尸体都送到烧寺庙进行仪式,所以收取1500尼泊尔卢比。而有在当地认识的菲律宾背包客,他们去的那天碰巧是首相的妹妹去世,所以也收取1500尼泊尔卢比。可见是非常的“弹性化”。


其实能逛的烧寺庙范围,只是在这座印度庙的门外,而庙内则是只能允许印度教徒进入。你只能从门口窥探到一座假牛像。


这是我第一幕看到的烧尸体景象。我完全呆住并拍了这张照片后,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我拉起口罩,穿越那一缕缕由尸体焚烧后化成的青烟,不知觉地把自己的头按地更低,将相机收入衣服当中,双眼除了看路,还有不时偷望燃烧的尸体外,对于当地人的眼神我几近回避。

我知道,当时衣服覆盖或沾有,甚至是吸入了尸体灰烬的烟雾,但那个时刻只想赶快走到一旁,以尊重的眼神去近距离观看这个千年以来的神圣仪式。


终于,找到一张椅子坐下。心中的心跳和呼吸变得急促,我将目光转移到左边已经接近烧尸“尾声”的地方,只见到白衣男子开始给他加些干草,然后用木棍左右“调整”位置。


据说,烧寺庙的左边是平民区,右边是VIP区。



往生者通常以白布或黄布包括,然后被抬到河边的阶梯上摆放。然后宗教师开始将他人生最后的衣物褪去,包括一些陪葬的物品。然后再将原有的布料包裹和清洗。尸体的周围也点上蜡烛。开始诵经和祈祷。

身边的亲人,肯定也有落泪和不舍,但也似乎少了撕心裂肺的呐喊。我人生中经历了4次有印象的亲人葬礼,其中有2次,在诵经师傅进行盖棺仪式的时候,我都哭地撕心裂肺。

家属们都静静地看着亲人的身体被焚烧,那身体或许有曾经熟悉的体温,温暖的拥抱,严厉的责罚,但这个告别式上,一切只成追忆。


当木材井然有序地架起时,躺着的那个往生者,他/她是怎么度过其一生,又有什么悔恨、欢乐、难过、内疚、欢喜,都已经毫无知觉。虽然不同的木材价格也不同,但最终的目的只是化为灰烬,你该如何选择?人生的最终目的也一样,你又如何选择?


当亡魂化作青烟,骨灰随即被扫入巴格马蒂河,让其顺河流流到印度的恒河,人生就此结束。 



我和左小姐呆坐在河畔的阶梯上,心情沉重地观望对面进行的烧死仪式,反而并没有催促着我们的脚步,我们选择继续逗留,除了观察仪式,我们都试图参透出一些人生必须放弃,该更珍惜的道理。

旅途前,我经历了马航MH370的担忧,当时设想着自己如果就在机上,我该怎么和亲人好好道别?而现在又目睹了一具具实在的物体被焚烧,静静地只能化为灰烬,无力感突然侵袭全身。

左小姐说,人生虽短也不能带走一切,但却不能等同于不能尽力。真的,那一刻我思考的范围很广泛,人生、权利、名利、还是安分守己,活得自在?

或许,下一次我真的该亲眼目睹“天葬”。

2 条评论:

Aris Min 说...

很震撼,我想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呆在那边,看这眼前的一具具尸体,满脑子的思绪`

wyapwy 说...

看照片都让我思绪混乱了...勇敢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