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浏览总次数

2013年3月30日星期六

情緒是否非得要處理?

罕有的,這個週末早晨不如往常般充滿正能量,張開眼睛看著天花板旋轉的吊扇,發現它已經把睡前擦在枕頭的眼淚吹乾。

對,我是忍不住了,忍不住的不是眼淚,是不甘願。不甘願為何在我這麼努力的往上爬和改善生活的時候,卻要給我遭遇如此巨變。我還能怎麼做?我已經處理完該處理的東西,可是卻換來被質疑,妳說,我情緒恢復的令你驚訝。

這引來了我深深思考。

妳說,這一個星期我經歷了喜愛看F1票讓出,到發生許多小事情,再到2次車禍,總結這些等於一種強大的負能量,如果是妳,妳一定會閉關1天,好好處理自己的情緒。

是嗎?是這樣的嗎?每個人皆如此?

未必,我說,F1票讓出,其實也還好,因為是自己疏忽來不及拿假,所以很快釋懷;許多小負面的小事情,是基於個人的責任和扮演的角色所在,所以必須去完成;2次車禍,都是屬於自己的疏忽,誰叫我這個一直相信事在人為的人,卻忽略某些細節,引來重大災難?

我處理情緒,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樣,我不認為應該浪費太多的情緒在低潮、自憐自憫,沒有人能幫你,只有自己能幫自己,既然處理完該做的事,那為何非得要把自己的情感必須經歷一番低潮和難過的洗滌,才能算是處理情緒?那是誰的標準?

妳說,這不是故意要難過,更不該把情緒掃到一邊,而是要痛定思痛。

我說,痛定思痛是在於你在一個事件上有沒有汲取教訓,我自認我不完美,很多時候痛定思痛還是會重犯,所以每次看到“犯第一次錯可以原諒,第二次就是愚蠢”的語句時,就狠狠被刺到趴地不起。

我的人生的確充滿很多重蹈覆轍的動作,生活如此,過往的愛情更如此!

對,或許是因為正如妳所說,我沒有經歷過妳所謂的痛定思痛(妳的標準?),所以才會如此重複。

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才招致閒話,說我冷漠,說我情感轉變太快,例如經歷幾天在面子書上靠北靠布說情場失意,但在出走一圈後卻變回正常,哪裡有人變得這麼快?這些都是他們不懂得。

但我認為,不應該將負面的情感帶在身邊,它可以是一種偶爾拿出來反省的經驗,但不應該是拖慢生活進度的絆腳石。

妳,會懂我嗎?=)


肯·威爾伯在《超越死亡》中寫過,“寬恕自己意味著接納自己,也就是我必須放棄我的老朋友---自我譴責。我總是無情得貶低自己,感覺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在這些問題的背後,是一份自怨自艾的感覺,使我無法見到光明和奇迹。這才是我最大的問題。”

但我還是認為,“自我譴責”應該同時擁有,才能取得平衡。

1 条评论:

镜框外ザ軒 说...

情緒是拿瞬間出現了大惡魔..
所以,希望你能趕快好起來,做個快樂的小天使吧!
人生或身邊還有很多很美好的事,等你分享的。
加油吧!